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开关解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开关解封

与日谈判收复四处租界领土,让英法两国极度紧张。两个国家都是大国,除了将汉口租界“友好性”地卖给中国外,并不需要急于与中国进行贸易,出于保护本国工业的目的,两个国家相反还增加了禁运的商品种类。同时两国更加不着急将租界归还给中国,他们需要更多的利益。 王茂如自然也知道英法两国的情况,人家是大国,是欧战战胜国,又没有遭受地震袭击,只是一场流感而已,过去了也就过去了,所以他也没有派人与英法进行谈判。 不过日本政坛的地震还是影响了中日双方关系,日本军方和右翼团体叫嚣撕毁条约,并且驱逐在日华人。可是日本商人和右翼恰恰相反,他们需要中国市场。 10月8日,中国海关宣布对日本的货物禁运部分解禁,钢铁材料,机械类,丝绸类,棉麻制品类,船舶制造类解禁。日本也宣布对中国的药品类,食品类,矿石材料和木材材料进行解禁。 中日双方面和心不合地相互退让了一步,算是迈出了“中日友好”的一大步,随着中国对日本的解禁,陆续一些国家也开始对日本的部分商品宣布解禁。只不过日本出口业主要集中在丝绸和棉麻制品上,其他国家的解禁名单之中并没有包括此项,倒是对日本的经济复苏作用不大。 民国开始,日本已经成为全世界丝绸出品最大国,国家制定了丝绸战略进行垄断性计划经济。相对的中国的丝绸业是掌握在十几家单打独斗的家族手中,相互之间的勾心斗角使得中国丝绸业逐步遭到日本丝绸业的打压,此时日本丝绸产品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都远超中国了。 王茂如于是派遣了代理工商次长周启同前往江浙徽赣四省担任丝绸业调查专员。专门针对中国丝绸业打不过日本丝绸业一事进行调查管理,并要求周启同成了中国丝绸业工会,对蚕蛹的培养、蚕茧的收集、缫丝加工、丝绸销售、产品的定位和定价全权处理。周启同本就是张謇推荐的苏州丝绸世家的子弟,留学海外后回国接管家族生意,但因遭受日本缫丝商人的围追堵截家道中落,不得已求助于江苏省长张謇。张謇在想起问询之后,又向王茂如推荐。一直在王茂如手下文官体系中不显山不露水,倒是因为这次王茂如意图整理丝绸棉麻业而一步登天得到重用了。 至民国十二年10月10日双十节之际,中国卫生部进行统计。中国新增疑似jvis感冒病毒仅为100例,中国通过铁血的手段,成功地控制住了jvis的蔓延。 卫生部长王茂如与国务内阁成员商议之后,认为可以向国人宣布抗疫之战第二阶段取得胜利的消息了。即将进入抗疫之战的第三阶段。收尾工作。全面消灭jvis病毒流感的时间,就要到来了。 毕竟抗疫之战再打下去,国家经济实在承受不起了,计划之中的一个亿银元已经追加到了一点三亿了。 随后,卫生部长王茂如通过报纸和电台向中国百姓宣布,中华民国抗疫之战第二阶段取得了大胜,最凶猛的一波病毒入侵已经被制止。从8月7日中国发现jvis到10月7日数据统计,死于jvis流感病毒的中国人为12218人。感染痊愈者290879人,病发高危省份有辽宁、直隶、山东、浙江和广东。因此在抗疫之战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胜利之后。出以上五省继续执行抗疫隔离政策,其余省份全部开放封禁。随后在智囊团的建议下,气温已经降低到零度左右的辽宁省和直隶省也宣布取消隔离政策。 直隶的气温有些怪异地降得特别的快,刚刚进入十月不久却突降大雪,按照历年来的时令节气,这时候应该只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却不想早冬到来了。气温的下降有助于消灭病毒的传染机会,这也是王茂如提出打响抗疫之战第三阶段的原因,天时在我们这里了。 十月份的直隶不应有这么大雪,下一点雨水冰雹倒是常有,于是华北农民开始了抢收抢粮。中国政府向日本政府下了一个订单,进口200台小型拖拉机,这也是中国政府首次对日本企业直接下订单。 此时在国防部内,参谋部参谋长吴佩孚向王茂如介绍军情司在日本搜集的灾后资料,以及现役日本军备资料。日本海军在这次流感和地震之中并没有收到影响,仅仅在东京湾的五艘小型驱逐舰受损,一艘补给船沉默,同时在横滨造船厂进行修理的两艘海军军舰受伤,现在被迫用拖船拉倒了长崎造船厂进行第二次修理。总体说来,日本海军依旧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三。日本陆军在这次灾难之中略有受损,尤其是地震之后病毒和瘟疫杂交,参与救助的日本陆军士兵很多都感染了,当然警察和消防员以及义工死亡更多,日本在东西伯利亚的两个师团趁机休整,并且日本向东西伯利亚再增派两个师团的计划被迫中止。在这次大灾难之中,日本受损最为严重的日本的经济,初步统计jvis、大地震、贸易禁运以及随后的瘟疫导致日本损失高达十亿日圆,为此明年日本将不得不削减海军预算——所以海军大臣出身的山本权兵卫担任总理大臣上台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劝服萨摩藩出身的海军将领们接受削减海军预算。 日本想要重新建设东京,恢复道1923年地震之前的样子,至少需要三年,日本国内经济恢复至少需要五年。可以说,如果日本不采取其他方式来掠夺外国,单单靠日本自己的造血恢复,日本是承受不了这样的损失的——在历史上为了尽快地回复国内经济,同时也是为了应对世界经济危机,日本悍然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侵略中国东北,将国内的矛盾转移到了国外。在现在这个时空之中,王茂如断然不会允许新的九一八发生了,只有我们打日本,哪里轮得到日本打我们。 吴佩孚分析之后认为,日本三年内没有能力进军中国,他们需要时间休养生息,中国可以放心地发展三年,并且在这三年内对中国的现代化陆军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吴佩孚还是认为中国的陆军改革太慢了,这个上一次会议室他提出的步调一致。王茂如思考之后认为还应该稳扎稳打,日本受灾损失严重,同样中国受灾损失也很严重,明年不单单日本要削减军事开销,中国政府同样也需要削减军部预算。 吴佩孚惊讶道:“陆军改革在即,削减军费预算只会让陆军改革停滞。” 王茂如苦笑道:“没钱啊,没钱。去年刚刚财政收入和开支持平,今年应该是财政赤字了,在这种时候怎可能继续投入呢。陆军改革,首先在京津军区尝试进行吧。” “是。”吴佩孚道。 吴佩孚心高气傲是因为历史上他的军队所向无敌再加上他是书生出生,读书人都有一种倔强脾气,但是面对王茂如他也只能偶尔抗议抗议了,一来王茂如的军队打败了他的军队,二来王茂如在各方面的评价都高于他,三来王茂如的确有能够让他服气的本事。只是这个吴佩孚除了王茂如,别人也不放在眼中啊,尤其是他作为一个外将担任参谋总长一职,众将也只是因军职而听从,并不服从与他。反倒是参谋次长任元星在参谋部中的话语权更加重要,众将士对任元星更加敬服。 对于任元星的本事,吴佩孚是佩服的,但是他总觉得任元星像是王茂如一样狡猾,和他走不到一起去,总感觉相处不舒服,尤其是国防部将士们看他和任元星两人的眼神不一样,对他是听令,对任元星是敬佩。 在吴佩孚做完对日评估报告之后,蒋方震开始做对外策略报告,与吴佩孚的评估一致,世界经济经此变故,将会萎靡一阵,各国政府势必都将进入财政赤字年代,除非赌博性地向外掠夺。估计三年内没有任何国家会对中国动手,包括日本、英国、法国、苏俄。对日战略尤其是如何打破日本海军优势,蒋方震认为应大力发展空军,在萨尔图参观之后,蒋方震认为陆航应该改名为空军加以大力发展,尤其是轰炸机的发展,如果中日发生战争,一来中国轰炸机可以对日本舰队进行轰炸,二来远程轰炸机可以直接飞抵日本进行轰炸。蒋方震认为日本许多设施都是木质结构,如果想日本投放炸弹效果不佳,但是若是想日本投放足够多的燃烧弹,日本将无法接受巨大的损失而宣告停战。 王茂如笑说:“百里兄去了一趟萨尔图,战略思维变换了不少嘛。” 蒋方震因笑道:“活到老学到老,在萨尔图之前,我一直认为空军只是策应和侦查,但现在我和参谋部许多参谋都认为,空军应该独立成为一个兵种了。” 王茂如点头道:“新一届政府成立之际,空军部和海军部都将成立。” 蒋方震若有所思,王茂如的这句话涵义非常,新一届政府……因jvis流感而终止的国民选举难道要开始重新举办了吗?那么王茂如当下就要准备着手去军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