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整合国防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整合国防部

()果不出蒋方震所料,随后王茂如向国务总理唐绍仪提出对国防部进行进一步的改革,取消国防军司令这个带有战争xing质和军阀xing质的单位,他将辞去国防军司令一职,仅仅担任国防总长一职,而国防军副司令蒋方震和张作霖则担任国防次长,与萨镇冰一起分担国防部重任。 三个次长倒是不多,ri本陆军一直以来都是陆军大臣和四个次长并存来管理陆军部,ri本海军同样也如此,中国只是三个次长,倒是不多。唐绍仪在稍作考虑之后同意了王茂如的建议,王茂如将蒋方震和张作霖叫来对他们进行思想工作。不过不管是蒋方震还是张作霖都知道王茂如的野心和计划,对他在离任之前的人事安排都没有抗拒,毕竟在王茂如离开军部之前违逆的话,不是撤职那么简单的了。 发生何如飞和李德林的事件之后,再也没有人对王茂如的军令有任何违抗的意志,大家还要命啊。且不说王茂如自己不在意别人的反对意见,便是给下面的政敌主抓到把柄,在军事会议上进行弹劾倒也受到联名抨击啊。 随后王茂如将国防部部分高级将领军职任命向国务院递交备份,国防部内部人员权力架构基本稳定下来了。以王茂如为总长,萨镇冰、张作霖和蒋方震三人为辅的国防部管理模式暂时成立。接下来王茂如准备开始对整个国防部进行调整,具体整顿就是将宪兵总部并入参谋总部,取缔近卫总部这个具有个人崇拜sè彩的部门,但是这两个计划都比较庞大,需要各部门联合讨论决定。 近卫总部是谁的近卫呢?毫无疑问是王茂如的近卫,可是王茂如去掉军职之后,近卫总部怎么办?军职的近卫总部就比较尴尬了,所以王茂如着手对近卫总部进行安置。近卫总部是国防部中人员最少权力却颇为重要的一个部门,尤其是缉侦司更是权力特殊,在缉侦司行动的时候军情司jing察部分都必须配合。 王茂如与三个国防次长和各部门老总商议之后,认为宪兵总部进行裁撤还是有必要的,尤其是减少了部门重叠和权力分配不明。于是在研讨三天之后,国防部决定宪兵总部和参谋总部进行合并,宪兵总长何安定担任参谋总部次长,并主管参谋总部宪兵司,宪兵司司长由原云锁住担任,其他宪兵部门的职务均降一级但军衔和待遇未变。合并后,参谋总长依旧是吴佩孚,参谋次长为任元星与何安定。 近卫总部与安全总部进行合并,合并后的安全总长由盖天久担任,刘湘与罗浩担任安全次长。缉侦司逐步与中情司进行合并,并且王茂如有意识地将情报特务机关从军部迁出,成了国家安全部门,du li于军方的军事情报机构军情司。 军务总部的职能也进行了部分调整,原参谋总部军官司被调整到了军务总部,以后对于军官的考核任命,人员的安排安置,全部由军务总部来承担。拥有人事权的军务总部,比起当初何如飞治下,权力更加大了。 后勤总部基本上维持了原本的部门和构成,不过还是增加了后勤守备部队的编制,增加了两万非战斗后勤保障人员的名额。 陆航总部对内改名为空军部对外仍旧宣称陆航,海jing总部对内改名为海军部对外宣称海jing。由此可以看出,中国国防部的构成是以陆军为主题,海军和空军辅助的国防构成模式——相比之下紧邻ri本则是陆军部和海军部并重的模式,国家的构成也决定了军队的领导地位,陆地大国的中国毫无疑问是以陆军为主的军官体系。 改革之后的国防部将仅仅拥有六个部门,参谋总部、军务总部、后勤总部、安全总部、海jing部、陆航部。六个部门减少了权力重叠,也减少了工作人员,很多在国防部中担任文职的军官被派到各个地方部队参与军制改革,实现现代化陆军的进程。这是王茂如在离职之前对国防部的jing心部署,也是他即将迈向更高权力的重要一步,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做什么了,也都在等待着他的下一步行动。 在历经了平息叛乱之后,王茂如的每一个举动甚至每一句话,都被不折不扣地执行下去。是的,陆大系和保定系骨干尽管没了,但是庞大的徒子徒孙们都还在,都被赦免了,他们对王茂如即尊敬又害怕。实际上王茂如在国防部,给了他们一定的心理压力,毕竟那次谋反事情太过严重,所有人都害怕王茂如进行疯狂的报复。历史上的暴君比比皆是,如今王茂如是有能力成为暴君的人,他不追究所有人的过失,但别人未必会放心下来。只有王茂如真正离开的军界,国防部的一部分工作人员才会把悬着的心放下来。 十月份的直隶突然变冷下了几场雪之后,又突然下起了雨来,雨雪交加寒风肆虐,华北成了冰雪覆盖之地,就更别提东北和漠北了。běi jing的气温骤降,各家各户用起了生铁煤炉来,这东西倒不是一个稀罕物,只是以前比较贵,如今中国的钢铁业发展迅速,生铁煤炉这种技术含量不高制造简单,能够给居民生活带来方便家什的价格也降了下来。尽管特种钢中国暂时需要向ri本和其他国家进口,但生铁和劣质钢倒是不少,中国钢铁总量也随着中国统一每年一个台阶的增加。 王茂如给家里女人和孩子们通知了一个消息,就是年底之前可能大家会从丰台区呼伦贝尔大街搬走,回到燕京大道99号。乌兰图雅这个蒙古女人对政治的敏感xing很强,立即察觉到王茂如马上就要竞选总统了,这才去掉军职,全家搬家。只是刚刚住在呼伦贝尔大街不久又要搬回去,大家未免有些不愿意。可是自从跟了王茂如之后,众人搬家似乎都习惯了,尤其是玉琢和玉蝉两位夫人,十几年来一直在搬家。从běi jing搬家到怀柔,又到齐齐哈尔,又到呼伦城,随后搬回了齐齐哈尔,然后住在了哈尔滨,紧接着搬到了长chun,接下来搬到běi jing燕京大道99号,才在现在的丰台大营呼伦贝尔大街住了半年,又要搬出去,倒是惹得孩子们兴奋不已。 孩子们无忧无虑的,只把搬家当做好玩的事情,各个都争先恐后比着谁搬得东西多。 智雅现在怀着孕,行动不方便,身体又不太好,只能等着,再说搬家的时间还没有定下来呢,几个孩子都迫不及待回去住了。她的亲子王宗孚近ri读书都读不进去了,一门心思要回城里,城里好玩的东西多。前几ri在学校里又和人打架,可是宗孚的体格子跟大哥相比差远了,打架打输了。宗鼎说要给弟弟报仇,宗孚说不用我自己来,当天放学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哪弄了个麻袋瞧瞧埋伏起来将人扣住了,拎着棒子一顿揍。事后学校老师告诉了家长,智雅也气得够呛,这会儿大家都在准备搬家的事儿,智雅这一屋子倒是安静的很。她行动不便坐在床边看着书,宗孚跪坐在地板上面壁思过呢。 “娘,我累了,我想起来。”宗孚说道。 “你什么时候认识到自己错误了,什么时候再起来。”智雅夫人说道。 宗孚立即说道:“我错了,我认识到了。” “那你错在哪里了?”智雅问道。 宗孚立即说道:“我错在……我错在惹你不高兴了,让娘为儿子担心了,儿子真不应该。” 智雅哭笑不得,嗔道:“你这臭小子油嘴滑舌,说的不对,继续反思。” “娘,我膝盖疼死了,爹说,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祖宗,我这算是跪什么啊?”宗孚问。 “跪祖宗,你向祖宗反思自己错在哪了。” “行,那我去祖宗牌位前跪去。”宗孚说道,“不对呀,咱家的祖宗牌位还没有立呢。” 智雅被儿子给绕进去了,走过去揪着宗孚的耳朵说道:“好小子啊,现在连我敢顶嘴了,是不是?” “娘,娘,我不敢了,我不敢了,娘你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你身体不好,还有怀着小弟弟呢。”宗孚立即求饶道。 智雅对这个儿子没办法了,便说:“你啊,跪在这里反思,什么时候真正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之处,什么时候起来。” “哦。”宗孚郁闷地说道,他哪里知道自己错哪了,只好长吁短叹,智雅故意不理他,不一会儿没了动静了,智雅走过去一看,气乐了,原来这臭小子跪着睡着了。 此时王茂如也回了家,便来智雅这套间来看看她的身体如何,见到宗孚跪着睡觉智雅哭笑不得的样子,便问道:“怎么了?” “你这儿子啊,在学校跟别人打架,没打过别人,就背后偷袭弄个麻袋偷着套在别人脑袋上,用木棍把人家打坏了。对方告到学校校长那里,校长让我去,我就让王鹏去了。王鹏告诉我这一切,当真是顽皮的要命啊。”智雅说道。 王茂如听了之后哈哈大笑,道:“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小子脑筋转的倒是快啊。” “还转得快呢,他啊,小聪明太多了。”智雅气道,掐了王茂如一下,“你都不管自己的孩子,只知道外面的事儿。” “好,我来管。”王茂如道,“宗孚小聪明太多,将来肯定会吃大亏。”rs ,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