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爸爸去哪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爸爸去哪了

()此时跪着睡觉的宗孚左晃右晃忽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王茂如赶紧伸手扶住了他,小家伙睁眼朦胧看到是父亲,惊喜道:“爹爹。” 王茂如道:“恩,你起来,跟我来书房,把今天的事儿跟我说一下。” “啊?”宗孚苦着脸道,“爹爹,你不会是再打我一顿?今天我娘都让管家打了我一顿了。” “活该,你把你母亲惹生气了不该打吗?你居然敢惹怒我老婆,我还要打你一顿呢。”王茂如佯怒道,冲宗孚眨了眨眼睛,宗孚立即会意道:“我错了,爹,你尽管打,什么时候你老婆不生气拉倒。” 智雅指着这对父子活宝道:“你们就给我演双簧戏,赶紧走,别在我这儿了。” “好的娘。”宗孚立即跳起来,跪得久了一跳起来险些摔倒,王茂如一把拉住了,带到自己书房中去了。 智雅摸着肚子说道:“小家伙啊,你一定要是个女孩啊,一定不要是个男孩啊,你哥哥真是让我头疼死了,你可要乖乖的哦。” 王茂如将宗孚带到书房之后,让他站在自己跟前问道:“宗鼎不是要帮你吗?你怎么不让你大哥帮你?” 宗孚立即说道:“爹,我自己能搞定,我不能输给我大哥啊。什么事儿都让他帮,我以后怎么当哥哥呀。” 王茂如心中笑了起来,小哥俩差几个月,尽管宗鼎长得高大,但是宗孚心思倒是想的多,也意识到了跟宗鼎不单单是兄弟也是竞争对手。有事儿就找大哥来帮忙的人,将来肯定事事都依赖大哥帮忙,宗孚也是有意识地锻炼自己不需要大哥帮忙。这小子很早熟啊,只是背后下黑手这一招倒是不知道跟谁学的。“你怎么想到背后套麻袋的?不是跟那帮子宗室子弟学的?”王茂如问。 宗孚顿时眉飞sè舞道:“爹,我可是读过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的,您忘了?我这叫做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正面打不过他,但是我出其不意掩其不备,用一招以逸待劳,然后一招釜底抽薪,接下来关门捉贼,最后一招嘛就是走为上计。” 王茂如笑道:“你小子,看书看的都是什么书啊?” “都是爹爹你房间的书啊。”宗孚道,仰起脖子说:“我将来要像爹你一样,成为所有人都敬仰的英雄。” 王茂如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说道:“爹爹我可没有干过偷着跑到人家后面套麻袋的事儿啊。”父子两人都笑了出来,王茂如又道:“你知道你母亲为什么生气吗?” “为什么啊爹爹?”宗孚等着一双狭长的眼睛问,宗孚的这双眼睛和王茂如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看上去就很是有心计的模样。 王茂如道:“你只注意了运用策略,但是你没有注意到,其实尽管你的目的的确达到了,可没有人服你。” 宗孚挠着头道:“爹,他现在怕了我啊。” 王茂如道:“他怕了你,但是他服你吗?你怎么知道他心中不恨你呢?也许他在等待机会,等待一个你不注意的时候,用同样的招数还击你。” “啊?”宗孚有些担心地,“怎么办呢?” 王茂如道:“要是想要折服一个人,不单要用术——” “什么叫做用术?”宗孚问。 王茂如道:“你用的方法就是用术,以小博大,必须用术才能赢。可是单单用术只能赢下一局,想要折服与人,你还需要自己强大,以势压人。宗孚,为父问你,孙子兵法最高境界讲求什么?” “不战而屈人之兵。”宗孚立即说道。 王茂如笑道:“书读的不多,可是你能办到吗?屈人是指让人内心主动臣服,你的偷袭固然是赢了,对方内心不服。你母亲生气的是,你只知道用计策,却不懂得正面赢下对手的态度。” “可是我正面赢不下他啊。”宗孚委屈道,“他比我高一个头,还比我壮,爹,他是留级生,学习一塌糊涂,所以他看我学习好就说我坏话气我,我才跟他打架的。” 王茂如道:“你错了,你母亲生气不是因为你正面打得过还是打不过,是因为你没有意识到,你除了用术来战胜对手外,还需要正面击溃他。” “爹,那我该怎么办娘才能不生气?”宗孚抱着王茂如的大腿问。 “认错啊。”王茂如笑道,“爹跟你说了,你知道自己错在哪了?” 宗孚想了想说道:“娘是怕我以后用术用多了,就觉得yin谋诡计见效更快,再也不肯用堂堂正正的方式了,娘是怕我误入歧途。” 王茂如点点头笑道:“你能醒悟过来,非常好,这说明你的聪明不单单用在术上,还用在反省上。子曰吾当三ri自省吾身,你也要反思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尽量做的好一些。过一段时间推翻前一段时间的结论,重新思考。绝不能一条道走到黑,走进死胡同。我和你母亲都觉得你天资聪明,担心你就是因为太聪明了就知道用诡计面对困难,而忘记了迎接困难用诡计是万不得已的方式。正确的方法是什么?” “正面战胜他,打得他心服口服。”宗孚立即说道。 “好,你去跟你母亲道歉。还有,你把宗鼎和宗欧叫来。”王茂如说。 宗孚立即说道:“爹,你不是要打他们?这和他们没关系的。” 王茂如笑道:“小屁孩,赶紧去。” 不一会儿,老大宗鼎和老四宗欧来了,宗鼎已经长成半大小子的身高了,看起来很是壮实,他可能猜到了王茂如叫他问什么,倒是宗欧却一脸笑嘻嘻的毫无心机的样子。王茂如便直接开门见山说:“今天老三打架了,你们知道吗?” 宗鼎还没张嘴,宗欧便抢着说道:“我和我哥知道啊,阿爸,你都不知道,我们一直跟在三个后面,大哥说怕三哥吃亏,我俩帮他。不过三哥没看到我俩,哈哈,他还不知道呢,他可真笨。不过我三哥真厉害,把胡四给揍哭了。爹,我和我哥都拿着家伙呢,我拿着板砖,我哥都把皮带给解开了。” 宗鼎瞪了他一眼,心中你小子怎么不打自招,一顿突突全都说了,当真是……受不住秘密。等宗欧说完,宗鼎垂头丧气地抱怨:“你啊,要是被敌人抓住了,肯定不用用刑就全都招了那种。” 王茂如给了宗鼎一个响头,哭笑不得道:“敢情好你把你爹当敌人了?”宗鼎和宗欧嘿嘿地笑起来,父亲的这话很有意思啊,王茂如笑道:“今天你们做的对,兄弟就应该团结,同时也要顾及到别人的颜面,老大的确是成熟不少,不像是以前了。很好,我们家的孩子,不管你是脾气好还是不好,都要先有智慧。还有,宗鼎,宗欧,如果今天的事儿发生在你们两人身上,你们怎么做?” “阿爸,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宗欧疑惑不解地问。 “意思是,如果今天不是宗孚被哪个叫什么胡四的欺负,而是你们,你们会怎么做?”王茂如道。 宗鼎立即伸出拳头说道:“爹,我会打的他再也不敢挑衅我。” “对方比你大,比你壮,你打不过他。这时候你该怎么办?”王茂如补充说。 宗鼎撇嘴道:“我今天打不过,我明天打,明天打不过,我后天打,他比我大,不可能永远都比我大,我也会长大,而且我会比他长得更大更强壮。我要打得他见到我就跑,或者打得他见到我之后就跟在我屁股后面叫老大。” 王茂如笑了起来,又问宗欧,宗欧瞪着眼睛说:“阿爸,我有大哥我有三哥帮我,我大哥会武术一个人打十个,我三哥会动脑筋可厉害了。我们哥三个要是还打不过,我就告诉老师,老师肯定能帮我们。” 王茂如心说这这小宗欧不愧是三个人之中最懂得享福的一个,不过却也是最没心机,他拍拍这两个儿子的肩膀说道:“你们啊倒是各有办法。宗鼎的办法好是好,可是如果打不过对方,又天天去找人,被人错手害了呢?打架并不是唯一解决问题的方式,就像是两个国家一样,如果有了仇恨就必须你死我活,那么只会两败俱伤。你要多用计策,你的勇气十足信心十足,但却了一点手段,这一点你要学习咱家老三。小欧,你的办法倒是最省力,把所有麻烦抛给别人。” 宗欧没心没肺地嘻嘻笑了起来。 王茂如道:“小欧,如果有一天,你大哥,二姐,三哥都不在你身边,有坏人要害你的弟弟妹妹们,你怎么办?” 宗欧拖着小脑袋想了想,说:“那我只能跟他们拼了,让弟弟妹妹们先跑了告诉我大哥二姐和三哥给我报仇了。” 王茂如又笑了起来,这老四啊,果真是没什么心机的人,倒是像纳兰师傅说的,重情义心思细腻是个小暖男,但是行事不够决绝,心肠太软。不过以后他们长大了,重情的宗欧注定是调和兄弟姐妹关系的人,家族的未来靠的是他。缺了他却没有人能够维系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这也算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心肠软的人,势必成不了大事,却能够成为众人关系的纽带和大家心中最牵挂的一个。rs ,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