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九年之前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九年之前

教导两个孩子之后,晚间有人拜访,是文化总长李子文的秘书,说关于王茂如准备去军职后的一些宣传材料,请王茂如过目。王茂如草草地读了一遍说道这些报道都没有问题,格调也正确,你们去准备吧。又问起李子文在做什么,那秘书不好意思地说李总长正在找医生治病,王茂如好奇他得了什么病。那秘书说李总长在八大胡同胡搞一些洋女人,结果得了花柳之疾,幸好医生们说并不严重,只需要吃药和禁欲就可痊愈,但是要禁欲三年。王茂如哈哈大笑说这家伙当真是活该之极,放着家里几个老婆不疼去那种地方寻花问柳,秘书也是摇头苦笑,当即拜谢而去。 美咲的房间书桌之上放着一沓厚厚的报纸,这些报纸都是日本的报道,包括死亡人数,包括灾民在灾后艰难的生活和重建,并且都是日本原文报纸。 废墟中的人们在相互搀扶。 失去亲人的孤儿在嚎啕大哭。 数十具尸体浮在水面上无人处理。 病重的警察和消防队员。 等待援救的伤者。 跳海自杀的染病者。 这就是九月间的日本,地震、瘟疫、jvis、贸易禁运的日本。 美咲读着报纸流着泪,日本已经这样了吗?祖国已经悲惨到这样的地步,可是自己却无能为力。九年前,她憎恨日本,憎恨日本军方。她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哥哥被日军军方人士杀害的场景,这让她对日本军部和军方势力充满了恨意。 九年前。日本,新泻。 宫藏平良在面试之后回到家里,十四岁的妹妹美咲早早地给他做好了晚饭。因为亲人都去世了,兄妹两人如今相依为命。宫藏平良称赞道:“美咲,你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呢。” “哥哥,你骗人,我做饭的手艺才不好呢。”尽管家里只有两个人了,可是兄妹两个的关系反而越来越好了,也许这就是依赖的感觉吧。 宫藏平良吃了晚饭之后。问道:“今天的功课怎么样啊?” “功课啊,马马虎虎吧。”美咲笑道。 “诶,怎么能马马虎虎呢。”宫藏平良道。“你可是我的妹妹啊。” 美咲撅着嘴说道:“谁让你读书读得那么好咧,我读书不好,是天生的呀。”她指着书架上的几本书,说道:“哥哥。你真了不起呢。是这本书的编辑。” 美咲指着的哪几本书正是王茂如写的大国崛起系列的日本版,宫藏平良也正是依靠着做这几本书的编辑赚了点钱,给母亲风光地安葬。但是他找工作的事情一直都不是很顺利,按理说他的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东京工作,后来又去了中国当了三年的《顺天时报》的记者,精通日语和汉语,不难找工作。可是总是会被几个报社莫名其妙的理由拒绝。 宫藏平良为此很是沮丧,幸好有妹妹美咲的安慰。这时候有人敲门。宫藏平良皱了起来眉头,这么晚了谁能来呢,要是自己一个人倒是不害怕,还有一个十三岁的妹妹呢,便吩咐美咲到后面去。美咲说为什么要躲起来啊,宫藏平良说这么晚了还有人来我们家,也不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而且最近他的遭遇很是奇怪,所以他有些担心。 美咲很听哥哥的话,于是躲了起来,她又好奇是谁,于是就趁着哥哥去开门的时候躲在橱柜里。 他听到了似乎是几个人进来,其中一个略有些苍老的声音说道:“我们是日本黑龙会的代表,我是川岛速浪。” “你有什么事吗?川岛先生?我们似乎并不认识……”宫藏平良问。 “我认识你,我对你是很了解的,这就足够了。是这样的,据我所知,你和王茂如关系很好啊。”川岛速浪说。 “还好吧,我们之间是朋友。”宫藏平良道。 川岛速浪道:“你谦虚了,如果不是你的推荐,王茂如不可能凭藉着《大国崛起》系列图书成为国际关系学家,也不可能受到袁世凯的重视,更不可能成为现在的东蒙王。” “东蒙王?”宫藏平良奇道,“他是东蒙王?” “是的,你还不知道吧。”川岛速浪笑道,“他已经夺取了东蒙和黑龙江省,并且带着部队跟俄国人打了一仗,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黄种人啊。这样勇敢的人,我们认为他应该具有打日本帝国的血统。” 宫藏平良苦笑道:“可惜的是他没有。” 川岛速浪道:“所以,需要你的帮助啊。” “我帮助?” “对的,你找到王茂如,告诉他大日本帝国可以吸收他加入日本国籍,很多支那人打破脑袋想要当一个日本人啊。”川岛速浪骄傲地说道。 宫藏平良摇头道:“据我所知,他是一个非常纯粹的民族主义者,绝对不会加入日本国籍的。” 川岛速浪冷笑道:“当然,如果他不能成为日本人,那么依照他现在的发展,我们就需要毁灭他。” “毁灭他?你们的意思是刺杀王茂如?” “宫藏先生,你是不是一个日本人?” “我是日本人。” “那么请帮助大日本帝国吧,刺杀王茂如的任务交给你,这将是最好不过的一件事。” 宫藏平良噌一下站了起来,愤怒地说道:“你说什么?你让我刺杀我的朋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川岛速浪道:“宫藏平良,你不要不识好歹,大日本帝国需要你,你不能拒绝。” “我是一个记者,我绝对不会做特务的事情。而且。王茂如是我的朋友,我也不希望他受到任何伤害。”宫藏平良道。 川岛速浪说道:“如果不想让王茂如死的话,那么只能你去支那劝他加入日本国籍了。成为日本人,我们会让他成为东北王,支那王。” 宫藏平良道:“他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我很了解他。” 川岛速浪带着众人站起身,说道:“宫藏平良,我们给你三天的时间,请你考虑一下。你还有个妹妹需要保护。不是吗?不要让你的妹妹受到任何伤害啊。” “你们在威胁我?”宫藏平良怒道。 “哼哼,你觉得呢?我们想要杀死你,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这些天来为什么你找不到工作?” “原来是你们……” “是的,我就是要告诉你,你最好答应接受我们黑龙会的建议,否则你们很不幸的。就像你找工作一样倒霉。” 川岛速浪等人走后。宫藏平良独坐了很久,他以为美咲不知道,仍旧笑嘻嘻的,但是晚上的时候一直难以睡着。第二天晚上,宫藏平良对美咲说:“哥哥惹下了一些很厉害很厉害的人,他们要哥哥违背良心去做一件不道德的事情,哥哥要和他们抗争到底。所以,美咲。你现在要去东京去躲一躲,哥哥要和坏人作斗争咯。这里有一封信和一万日元的存款。你去东京表姑妈家生活吧。” 美咲顿时哭道:“哥哥你不要我了?” 宫藏平良苦笑道:“不是哥哥不要你,是哥哥需要做一件事情啊。” 美咲心想:“是刺杀王茂如吗?你的最好的朋友?”但是她却没有问。 宫藏平良嘱咐说道:“今天晚上你就走,记住了,再也不要回新泻了,永永远远不要回新泻。到了东京之后,你改名宫崎美咲,如果哥哥没事的话,我回去东京找你的。” 美咲心里千不愿万不愿,也不得不连夜离开新泻,不过还没等车子离开新泻县,便被一群人给拦住了。之后美咲在一个小黑屋里关了两天,两天之后,一个日本军官对美咲说道:“你的哥哥,得了急性肺炎死了。”美咲心中阵痛晕了过去,这一晕又是三天,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关东州(旅顺大连)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日本关东军的参谋们教她如何打探情报,灌输她为大日本帝国效忠的思想,教她汉语。美咲最心爱的哥哥死了,她心知肚明,一定是那黑龙会干的,并且她被带到关东军,说明黑龙会和日本军方勾结在一起,将她的哥哥杀害了。 为了生存,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她对日本军方的仇恨却一直都没有消退,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为哥哥报仇。想要报仇就需要先生存下来,就要伪装成什么都不知道,乖乖地接受日本军方给她安排的计划。 美咲在关东州关东军情报课受训半年之后,她被冈村宁次带到了沈阳,并且告诉她潜伏在王茂如身边。 冈村宁次对她说:“以你现在的能力,你是无法伤害到王茂如的,所以你到王茂如身边之后潜伏下来,这个时间可能是一年两年甚至三年四年,一直到他相信你,消除你的戒心为止。而且你一定要记住,为了大日本帝国,你要嫁给他,你要成为他的妻子。这样,你才有机会接近他,在大日本帝国需要你的时候,暗杀他。” 美咲面无表情地说:“嗨。” 被送到王茂如身边之后,美咲一直都小心翼翼的,王茂如对她也分寸有加,既不解近也不拉拢。但是缺乏安全感的美咲却在王茂如的身边再一次感觉到了家的温暖。一年,两年,三年……美咲按照冈村宁次的计划,逐步地接近王茂如。可惜的是,王茂如对她的勾引和暗示始终都无动于衷,这更加引起了美咲的征服欲。 男人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美咲原本是按照计划想要引诱王茂如娶她,但是王茂如面对美色却总是仓皇而逃,这更加刺激了美咲的求胜心态。当日本特工通过千方百计终于给美咲传递消息,让她立即刺杀王茂如的时候,美咲的选择是将情报给销毁。 你们已经毁了我的哥哥,我不会让你们毁了我! 这是美咲的心里对日本军方的话,她对日本军方和黑龙会的仇恨从未减退,以至于日本参谋部最终认定,美咲这个“跳蚤”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