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美咲和秀盛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美咲和秀盛

()美咲在征服王茂如的这八年时间之中,由争一口气到最后发现,八年时间来注意一个男人,从十四岁开始就要嫁给这个男人的念头,让她对王茂如的感情无比复杂。王茂如是她的初恋,或者说是唯一的爱人,是他的干哥哥,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是她的敌人,是他暗杀的目标,也是她最大的依靠。 美咲有机会杀死王茂如,可是她绝不会这么做,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或者什么身份,她唯一希望的就是王茂如天天陪在她的身旁,全世界只有两个人,那就是王茂如和她。 王茂如的所有女人之中,思想最复杂的就是美咲,活的最累的也是美咲。美咲对王茂如的感情不单单有爱情,还有亲情和仇恨,如果不是王茂如和宫藏平良是好友,宫藏平良坚决不同意违背原则害自己的朋友,自己就不会失去唯一的亲人。 现在,王茂如是她唯一的亲人啊。 但是在美咲得知ri本遭受jvis袭击的时候,她非常希望王茂如能够救一救ri本的普通百姓,甚至她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求王茂如。可王茂如果断地拒绝了她,哥哥说的没错,王茂如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民族主义者。而她也完全地意识到,王茂如爱美人更爱江山。她没有办法改变着一切,没有办法救下来更多的百姓。 想着想着,美咲忽然感觉到一阵恶心,也许是桌子上那令人难过的图片让她恶心了。她听到外面有人说话,便收拾了报纸放在书桌台中,整理了其他地方,这才走出去看看情况。原来是有人前来拜访,王茂如正在家中和他聊天,是一个干瘦老头,带着许多礼物,不过王茂如什么礼物都没有收,说了一会儿之后将他送了出去。 王茂如回身见到美咲站在二楼,两人都有些尴尬,一个月前的争执让两个人谁都拉不下面子,以至于冷战至今。看到王茂如,又想到报纸上的照片,ri本国民的悲惨境界,美咲觉得是自己的过错。美咲扶着扶手转身要回房间的时候,顿时感到有些天昏地暗,一下子倒在地上。王茂如见状吃惊地跑上了楼,连忙让管家叫医生来。 běi jing协和医院的美国医生柯兰多连夜从城内来到丰台,检查之后说道:“请将军阁下不要太过悲哀,肚子里的孩子……唉。” “什么?”王茂如和美咲同时惊讶起来,两人相互望了一眼。 “您已经有两个月身孕了,难道您自己不知道?”柯兰多问道。 美咲心中苦涩不已,这个月心情一直沉痛着,被ri本不幸的消息折磨着,以至于连自己月经的时间都给忘记了,孩子,我的孩子……她立即抬起头焦急地问道:“我的孩子没了吗?你说的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吗?” 柯兰多说道:“我在检查之后发现你最近身体非常不好,也许是心理上的伤心导致吃的也差,而且大概您最都没有意识到,其实你的身体是属于容易流产类型的,所以这次……唉,请节哀。” 美咲忍不住哭了起来,往ri那个看起来活泼调皮的女孩,此时就像是雨后的芭蕉一样。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谢谢你医生,辛苦你这么晚还跑一趟。” 柯兰多道:“不用客气,不过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于将军你。” “什么事?” “协和医院准备在丰台建立一所西医院,但是丰台大营的每一块土地都需要军方审批,所以我希望将军能够帮助我们一下。” 王茂如道:“这恐怕不行,丰台大营周围机密设施太多,二十年内是不能够对外开放的,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好。”柯兰多道,“将军阁下,尽管您的孩子流产了,但是夫人还需要去做一下清宫手术,希望明天您能够将夫人送到医院中。” 王茂如点了点头,柯兰多便乘坐专车回去了。 医生走后,王茂如坐在床边看着痛哭的美咲,抚着她的秀发安慰道:“美咲,没事了,都过去了。” 美咲听到他的安慰,反倒哭的更加厉害了,背过身去不看他,王茂如叹道:“美咲,明天我陪你去医院。” “你去忙的你事业。”美咲哽咽道。 王茂如苦笑道:“忙什么事业,家庭不幸福要什么事业。” 美咲道:“对于你来说事业才是第一的。” 王茂如摇头说:“如果国家崛起了,我一定辞去总统一职,在家陪陪老婆和孩子们。”当晚王茂如便留在美咲屋子里陪着她睡了,美咲看着王茂如,心中百味复杂,她都不知道自己对王茂如是什么感情了。是爱情,是亲情,是占有yu,或者还是其他的什么感情。 次ri,王茂如让秘书陈布雷给国防部打一个电话,自己家里有事去不了国防部了,由萨镇冰主持国防部工作。 给女xing清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幸好协和医院的医生医术比较高明,美咲的痛苦少了许多,但是做完手术她仍旧满脸煞白。王茂如说她的房间风水不好,便做主给她安排在顶楼朝阳的套间里,美咲说不用,王茂如坚持要她搬去。便动手给她收拾房间,打开梳妆台抽屉的时候,见到ri本原文报纸,美咲的的脸sè更白了。 王茂如没说什么,让下人拿出去烧了,美咲要解释却不知如何解释,王茂如倒是冲她笑笑说你安心养病就行。 将行李搬到了四楼朝阳的套间之后,王茂如让王鹏给美咲安排了两个新丫鬟思玉和莲香,都是激灵活泼的女孩,尤其是莲香父亲是天桥说相声的,她本人长的也大圆脸看上去就喜气,陪着美咲道是解闷的很。 美咲终于决定还是对王茂如公开她所知道的的一切,便在一天晚上叫王茂如到她的房间,对王茂如说道:“秀盛哥哥,那天你为什么不生气?” “生什么气。”王茂如笑道,“我知道你不会害我的,你出生在ri本,但是你嫁给了中国人,你现在就是中国人。” “我既是中国人,也是ri本人。”美咲倔强地说道。 王茂如苦笑起来,看来结婚之后的女人,xing格都变强势了啊,婚前是小鸟,婚后是愤怒的小鸟,唉,得,受着。 美咲忽然说道:“我要筹集善款帮助ri本受灾的百姓。” 王茂如忙劝说道:“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保养好自己。” “秀盛哥哥,我会保养好自己的,我也要帮助我的同胞们。”美咲说道。 “这个还是可以的。” 美咲抱着他的大腿,枕着他的腰,两人默默无声,窗外秋雨击打在玻璃上,发出哗哗的响声,天气已经骤然变冷了。 “秀盛哥哥,我想告诉你我哥哥是怎么死的。”美咲忽然说道。 王茂如道:“他是怎么死的?” 美咲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地与王茂如说完,王茂如冷静分析道:“很显然,你哥哥宫藏平良是为了保护我被杀的,我和他君子之交,他却舍命相待,令我汗颜。美咲,你且安心养病,你哥哥的仇,我迟早会给你报的。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你都不告诉我呢?” 美咲幽幽地说道:“我在关东军参谋部的时候看到了同样受训的女特工遭受的待遇,如果完不成任务,甚至他们会让一个小队的士兵强迫她,我亲眼目睹了一个姐姐因为表现糟糕被关东军士兵们轮番强迫导致大出血死亡。而且很多女特务都要接受服侍长官的任务,说是学习,实际上就是满足长官的。因为我是唯一能够接近你的人,所以我才幸免于魔掌。我再也不想回到那种环境之中,那里是魔鬼的地狱。” 王茂如道:“特工培训每个国家都不一样。” 美咲道:“所以我害怕,如果我告诉你,你把我赶走,我就要成为那些女人之中的一个。如果我害了你,我也将成为那些女人之中的一个。中国有一句话,叫做狡兔死,走狗烹。而且我后来发现,秀盛哥哥,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就更不想伤害你。可是这个秘密压得我好重,每天我都喘不上来气,我时时刻刻担心有一天会有人把我带走,有一天你会赶走我。” 王茂如安慰道:“你放心好了,你绝不会有事的,你是我的女人。你和ri本有仇……” “我只是和ri本军方有仇,我和ri本没有仇。”美咲说。 王茂如笑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和ri本军方有仇,我也希望ri本军方完蛋,这样亚洲就和平了。你想要救ri本的百姓,我能理解,这样,我以你的名义给你ri本新泻故乡捐赠药品。你看怎么样?还有,我会向ri本军方讨要你哥哥的骸骨,把他安放在新泻的某处公墓之中。将来有机会我带你去ri本,给你哥哥祭奠一下。你看如何?” 美咲惊喜道:“真的吗?真的可以回ri本吗?” 王茂如点点头,道:“一定会有机会的。”他心中却说那一天,就是ri本成为中国的藩属之ri,便如二战后美国殖民ri本一样,那一天,ri本将成为中国的殖民地。美咲,等着,这一天一定会到来的。下一次我再去ri本,是以上国总统的身份巡视属国。rs ,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