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没有他我们会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没有他我们会死

王茂如对国防部的一切人事安排之中,一个很重要的提议就是军部六总配双副职,而他自己作为国防部长配置了三个国防次长,萨镇冰、张作霖、蒋方震。国防部六总之中,参谋总长吴佩孚,参谋次长任元星、何安定,后勤总长米少柏,后勤次长赵佳诚、刘庆恩,安全总长盖天久,安全次长刘湘、罗浩,军务总长祝永泉,军务次长徐佑前、浦定,海警总长刘冠雄,海警次长任国栋、李鼎新,陆航总长陆荣廷,陆航次长罗海泉、历汝燕。 至于将海警总部和陆航总部升级为海军部和空军部,则在蒋方震的劝诫之中暂停,此时国防部不宜招风,由于关闭海关,中国已经被列强盯住了,此时建立海军的话,恐怕引起列强的围攻。而升级空军部,则完全是因为硬件不够过关,飞机科技限制导致。 王茂如对国防部的人事调整之后,各部门主管权力受到进一步约束和管制,双副职模式将来也会成为国防部乃至其他部门的标准模式。 在稳定了国防部人事之后,国防战略研究小组会议召开,在会议上王茂如题名北洋老将萨镇冰作为第一副职,在王茂如辞职后接任国防总长职务。王茂如准备去军职竞选大总统所有人都知道,也没有人此时反对,战略研究小组由六个部门十八个政府主管和三个国防次长担任,在王茂如辞职之后,萨镇冰接任国防总长职务。也自动从战略研究小组中除名。国防战略研究小组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防止国防总长权力过大,对国防部长的决定进行审核与终止,萨镇冰离开国防战略研究小组自然顺理成章。而三人小组长本为萨镇冰、蒋方震、米少柏。在萨镇冰离开后,张作霖接任萨镇冰的位置将成为新的组长。 在会议结束之后,参谋次长任元星向王茂如报告,国防军改革试行本,即京津唐军区鬼车军团军制改革已经准备完毕,新的军制将以甲种师和乙种师以及特种师为标准。鬼车军团将成为第八集团军,其名称不变。军区驻地仍为京津唐地区戍卫首都以及周边。第八集团军下辖22(甲种)步兵师,23(甲种)步兵师,24(甲种)步兵师。第8装甲师,第2空降师,第53(乙种)步兵师组成,其中装甲师和空降师暂时只有一个名称。现阶段装备仅有步兵装备。按照王茂如的要求,人等装备,整个第八集团军鬼车军团在改制之后,将由30个团包括后勤人员总计七万人组成。 第八集团军最高军事长官仍旧称为军团长,由王其垣担任,军团次长由李清逸、郭布罗.荣海两人组成,这三人都是王茂如的绝对心腹,可见。驻守京津唐地区的戍卫部队之中,再也不会出现类似于冯玉祥这样的野心家了。第八集团军参谋长韩麟春。参谋次长薛建勋等尽管并非王茂如的绝对心腹,然而跟随王茂如鞍前马后,其忠诚度无须怀疑。 而因为取消了旅级这个过渡单位,原各师团的师团长和副师团长将纷纷担任集团军各部门主管,大多数担任的是军团次长,少部分担任的是军团军务长参谋长等职务。可以说,这些前师团长尽管不再直接指挥军队,但作为集团军,他们仍旧可以协助军团长进行指挥作战的,并且军衔都晋升一级,王茂如并未亏待他们。 王茂如见人员构成和部队分配合理到位,唯独缺少装备,这需要逐渐完善,于是大笔一挥,要求鬼车军团进行试点军制改革。 而随后,驻防于辽宁吉林的第五军团朱雀军团毛子平部也申请军制改革,由于他们面临着日本关东军和日本朝鲜军双重压力,王茂如酌情考虑认为该部改革至关重要,在未来中日或许或出现擦枪走火的现象,对朱雀军团军制改革越早,未来该部分越发应对自如。 在任元星的主持下,第五军团基础上成立第五集团军,全名为第五集团军朱雀军团,由第13(甲种)步兵师、第14(甲种)步兵师、第15(甲种)步兵师组成,第4装甲师,第3骑兵师,第48(乙种)步兵师共六个师30个团7万人组成。第五集团军的特种师只有骑兵师的装备可以一步到位,原本就有一个骑兵师团,这次换成了特种师团之后,还需要裁撤近千匹战马。毛子平不忍心这些战马被卖掉成为驽马,便给各个步兵师分去了一部分,当做侦查使用。在大雪缭绕的东北地区,战马倒是比汽车好用多了 对于其他军团的申请,王茂如倒是拒绝了,回复消息是,这两个军团只是试改制,盲目扩大加快军制改革,势必会引发国防军的不良反应,在试改制之中找到不足之处加以改进。王茂如全权交予任元星负责此次军制改革,可见对其委以重任的态度。 另一方面,由于抗疫之战已经进入到了第三阶段,卫生部长王茂如宣布,即将宣布解散临时卫生部,抗疫之战扫尾任务将交给各省卫生署督办,警察部门协办,尤其是仍旧有病疫存在的辽宁、直隶、山东、浙江、广东五省。 中国也随即宣布,解除封禁状态,全面恢复国民自由行动权。 当然,倒是时候了,现在国人开始全面秋收了。而从日本订购的农用机械也抵达了中国,开始首先在北方平原上进行收割作业,尤其是大地主大农场,用农业收割技术收割农作物非但方便快捷,而且还省钱,这让大地主大农场主看到了农业现代化的好处。不过坏处就是,大量的佃农被农场主赶出农场,有了机械,佃农们的作用似乎一下子小了许多。有钱的大地主自己就主动购买了拖拉机和收割机等机械,足以抵得上二十个壮劳力的工作量,而且还只吃柴油,从来不抱怨辛苦。 因此各地逐渐产生大量的富裕劳动力,代理农林总长林吉文立即向国务总理唐绍仪报告,唐绍仪随即与王茂如商议,王茂如笑道:“这好办,修路。” “修铁路?” “不,修公路,修沙石官道。”王茂如道,“省与省之间修四车道即十七米宽官道,县与县之间修十三米宽官道,镇与镇之间修十米宽官道。哪里多富裕劳动力,就首先修哪里的官道。” “可是这钱从哪里来?” “谁用官道方便谁交钱啊。” “再回复厘金?”唐绍仪惊道:“不妥,不妥,国家一统之后已经逐步取消了厘金,如今在全国通行,哪有还收厘金的道理。冒然恢复厘金,定会引发民众不满情绪。”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总理大人,且慢,听我说完,修了官道是因为全国部分地区劳动力剩余,而劳动力剩余是因为农业现代化导致,农业现代化的机械运输必须由官道运输吧?那既然由官道运输,在官道上行驶的车辆就要缴纳官道维修费。能买得起机械和车辆的,都是有钱人家,有钱人家身上拔一根毛,抵得过增加一百个穷人的税收,何必为难穷人百姓呢。” 唐绍仪皱眉道:“还是不妥,不妥啊。此举势必会引起诸多地主士绅的不满,认为与民争利。” “与民争利?和民争利不是政府,而是这些士绅们,放心,尽管开始会很难,可是只要我们政策不变,信心不动摇,不要听风就是雨,有压力就退缩,这件事就一定办得成。不单单农用车要交费,小汽车,卡车,都要交费。”王茂如道,“全国所有车辆,政府公车,民用车辆,都必须缴纳管道维修费。除了军车不需要交费以外,任何只要是四个轮子的车,都必须交费。” 唐绍仪尽管不是非常同意王茂如的以工作解决富余劳动力的问题,可他也着实想不出其他的增加就业的办法来解决这些人的工作问题,毕竟这些农民除了种地什么都不懂。现在营入秋了,又不益向北方移民冲边,而且百姓们本身对移民冲边心里也有些抵抗。 民国十二年10月20日,临时卫生部长王茂如宣布卫生防疫部解散,他将继续担任国防部长一职,不再参与政治。对此,各大报纸给予高度评价,认为王茂如是一个不贪恋权位的人,并且认为王茂如如果担任总统,绝不会是一个独裁者。 《我们心中最适合做总统的人》——燕京日报如是说。 《抗疫胜利,大选开始,谁参选总统?》——沪申日报。 《除了王尚武,我们谁都不认》——吉林时报 《你心目中的大总统是……》——武汉日报 王茂如看了看报纸,忍不住乐了起来,自言自语道:“这报纸上的内容怎么跟后世小胖子国王一样,《没有您我们会死》都出来了。”他随后给文化部长李子文打电话,数落道:“我知道你想给我制造舆论效果,可是你这样做放到让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李子文立即认错道:“大元帅,您放心好了,下一次我一定注意,一定注意用词。” 在王茂如叮嘱之后,文化部对各报纸的要求变了一些,不再那么恶心和赤露露了,王茂如对此很是无奈。他控制媒体舆论一方面出于自己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唯恐外国特务尤其是日本英国苏俄——苏俄的特务尤其严重——利用国内报纸电台等媒体干扰国人,挑拨国内民族矛盾阶级矛盾,使中国被人为的分裂。但是控制媒体也有这种弊端,就像是这几日报纸上说的一样,成了一场王茂如的个人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