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十二年一个轮回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十二年一个轮回

蔡元培前来拜访王茂如的时候,恰逢王茂如乘坐飞机抵达济南,正在视察苏鲁军区精卫军团。新任师团长许正义是王茂如的老部下了,见到王茂如后非常激动,握着王茂如的手说大元帅,可把你盼来了,我都想死你了,王茂如也哈哈大笑说你这土匪又白净了不少,看上去年轻了许多啊,估计是想我想的,都想帅了,众人被王茂如的幽默逗得哈哈大笑起来,顿时精卫军团的一众将领们因为费朝贵叛变而发生的一切隔阂烟消云散了。 实际上在王茂如的飞机从北京出发的时候,许正义就带着参谋长李烈钧等一行人抵达警卫军团的机场,早早地恭迎王茂如的视察了,这一等就是四个小时啊。李烈钧知道王茂如来精卫军团的意思,于是等待飞机的时候就拉着许正义小心翼翼地说道:“军座,可知大元帅来我精卫军团背后意思?” “何意?”许正义愣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道:“不管是何意思,我只听大元帅一人的。” 李烈钧倒是对许正义这个土匪出身的军官刮目相看起来,看来人家心知肚明了。许正义在做土匪之前本就是十六岁中秀才的天才,只是家中突遭不幸成为土匪而已,心中的道道早就有,只是不去表明而已,否则何以他成为上将军团长而李宽魂归天际? 王茂如抵达之后,许正义陪着他视察了军队、军备、后勤,然后对王茂如只说了一句“秀帅。白面杀神只听你一人,除了你,也没有人镇得住我”。王茂如听后哈哈大笑,没再说什么,随后乘坐飞机返回北京。李烈钧惊讶地看着许正义,心中感慨自己真是小看了王茂如手下人等了,就连一个胡子出身的军官都如此厉害,难怪王茂如坐稳江山。 恰逢此时有民党官员邓益之因为解职回到山东老家,便拜访李烈钧。谈及王茂如的一系列不寻常的举动,民党前官员们也在认定王茂如准备去军职而从政治。邓益之说王茂如还是不够心狠手辣,不够成为枭雄。此时他若是武力上台谁能反对?反倒是去军职之后,邓益之认为一定会出现混乱。李烈钧反倒是哈哈大笑说:“哪里出现问题,军队都不会出现问题,王尚武是个聪明人。如果他不在暗地里掌控了军队。肯定不会退去。如今全队百分之七十的低级军官都是出自于他主持下的军校士官生,中层实权军官百分之六十五都是出自于王茂如的部队,高级军官百分之六十都是他的老部下,大元帅从最底层控制着军队。谁要是乱,下面人首先就造反了,尤其是……”说到了这里,他没有再说了,再说就是军的秘密了。尽管邓益之想问,但是李烈钧还是打着哈哈转移了话题。不再谈及军中之事。邓益之见李烈钧对他这个老友都留着秘密,心中很是不舒服,于是告辞了。李烈钧见他走后的背影,叹了口气道:“除非民党出现一个如王茂如一般的天才,否则永无出头之日了。” 王茂如回北京之后先回了一趟家,二夫人左玉琢告知他北大校长蔡元培拜访,并且留下来一个电话号码和一张聘书。 “聘书?”王茂如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嘿嘿笑道:“莫不是再请我去北大教书?我已经不教书多少年了啊。”等白顺子将聘书递给他后,一看之下果真是,上书:“ 兹聘 王茂如 秀盛先生为本校国际关系学特聘教员 此聘 北京大学校长 蔡元培。” 第二页中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还真被我说中了。”对白顺子说下去吧,将聘书放在手边,回想起自己在十二年前北大教书的时候,和严复每日打趣,自己没大没小,他也为老不尊,又和同事有所争执,那一幕幕仿若昨日一般。 想到了校园,就想到了唐宝琪,想到了唐宝琪就想到了她在沈阳独子带着两个孩子,想到了她的倔强。 “阿爸,阿爸。”宗欧拎着一把小木刀跑来,王茂如笑道:“怎了,小欧?” “阿爸,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啊?”宗泽说。 “什么秘密?” “后天是我额吉的生日,我准备给他一个礼物,你和我一起完成可好?”宗欧托着小脑袋郁闷地说,“我一个人完成不了。”(额吉是蒙古语妈妈的意思,阿爸是蒙古语中父亲意思,宗欧亲母乌兰图雅为东蒙古公主) 王茂如有些愧疚,后天居然是乌兰图雅的生日,自己居然不知道,便矮下身子问:“你准备了什么礼物?” “一把木弓。”宗欧骄傲道,“就是后面拉弦我拉不动。” 王茂如笑道:“好,我们去准备去。你放在哪里了?” “我放在工具房里了。”宗欧拉着王茂如的手来到工具房,找到半成品小木弓,木是桐油柳木,原来是他央求护院武师金师傅给他找的材料。金师傅自然是抱着给小主就要给最好的做弓材料这一原则,于是就找来做弓箭最好的材料桐油柳木给了他。王宗欧用了连个月时间做了这把小木弓,但是在最后上弦的时候却无能为力了,毕竟他年纪还小。看着这把别扭至极的小木弓,王茂如感觉到了宗欧心里的孝顺,一个六岁小孩能够做出什么好东西,难得的是他的一片心意。 “小欧,阿爸和你一起来做,好不好?”王茂如坐在小凳子上问道。 “好呀。” 一对父子便在工具房里拿着工具刀、磨砂纸、转盘开始一起完成小木弓,有了王茂如的帮助,小木弓很快就完成了。宗欧兴奋地叫喊起来,王茂如连忙嘘了一声说道:“小欧,不要告诉你妈妈哦,等到他过生日的时候你给他一个惊喜吧。” “嗯。”宗欧赶紧捂着嘴说,“阿爸,我不说,我一定不说。” 完成小木弓之后,王茂如回到客厅,又看到那张聘书,想到自己去军职之后,既然要竞选大总统,那么就重头再来吧。 十二年前,他先做了北大临时讲师,然后成为军人,最终成为国防军缔造者,中国的大元帅。 十二年后,他再一次接受邀请担任北大的临时讲师的角色,一切重头开始,只是这次步入政坛,不是军界。 这十二年是一个轮回,又一个轮回吧。 想了一会儿,王茂如决定接受这份邀请函,于是给蔡元培打电话。没想到已经天黑了,蔡校长居然还坐在办公室专门等着他的电话呢,一接到王茂如电话,蔡校长顿时激动道:“大元帅,你真的愿意……放弃军人身份?” 王茂如笑道:“除非外敌入侵中国,中国需要我重新执掌军队,抵御外辱。” “好。”蔡元培笑道,“你什么时候来授课?” “我要先在军部辞职,但是辞职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至少需要——三天。” 蔡元培一愣,随即被王茂如的冷幽默打败了,摇头苦笑道:“秀盛,你真能开玩笑啊。” 王茂如莞尔道:“好了,大概一周之后吧。” “一周?”蔡元培惊讶道,“一周之后?” “是不是太急了一些,贵校没有准备好?” “不是,我只是觉得意外,没想到大元帅会这么干脆,须知权力是魔鬼,岂能轻易放下。却不想你说放下就放下了。”蔡元培道,心说就凭着这股子魄力,王茂如才能击败拖死袁世凯,击败段祺瑞,赶走孙立文啊。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王茂如今天所做的可是开创了历史了,中国历史上还没有如他今天所做一切的人呢。 王茂如忽然说道:“蔡校长,我们谈一谈另一个重要问题吧。” “什么问题?” “我的待遇问题。”王茂如认真地说,“我去北大尽管是做教员,但是待遇却不能以一般教员相比。我知道贵校国际关系学这门学科一直空缺,也就是没有老师教授这节课。所谓物以稀为贵,蔡校长,所以我的薪水,我觉得贵校应该酌情处理。” 蔡元培目瞪口呆,你这个中国最大资本家,居然跟我谈薪水问题,居然还用话来挤兑我…… 两日之后王茂如以为乌兰图雅过生日为名,告知性地宴请国防部有空闲的军官来到他的家中吃饭,参与王茂如妻子的生日宴会。 作为国防军的缔造者,王茂如从没有给自己家人过什么生日什么请柬,他一直都认为所有的之风都是由最高领导者传出来了。最高领导人喝一瓶红酒,他的手下就有胆子和白酒,手下的手下就有胆子喝威士忌。所以王茂如从军这么多年来,没有过过什么生日,自己的生日也没有过,就更别说家人的了。 这次一反常态给大夫人过生日,目的明显是在与手下们吃告别宴。 所以,所有人都来了,而因为是给夫人过生日,这些国防军的军官们不但自己来了,还带着自己的夫人一同前来,这下王茂如的家里可着实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