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王茂如搬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王茂如搬家

()纵然王茂如从军方中辞职,但是王茂如毕竟是尚武大元帅,这荣誉勋章是抹不去的。而且王茂如是下一任总统一事定下来了,别说是政客知道,便是民间人士听到,谁不支持王茂如就奇怪了。他能够邀请王茂如吃饭,自然是将自己和王茂如的关系拉得更近一些了。这个北洋的老政客更是要紧紧地抱住王茂如的大腿了,他将王茂如送上了汽车,不住地挥手告别,引得其他人不由得鄙夷又羡慕起来。 现在,王茂如总算是暂时放下了所有的负担,乘坐汽车回到了丰台大营呼伦贝尔大街17号,家里的人都等着他。大夫人乌兰图雅,二夫人玉琢,三夫人玉蝉,四夫人智雅,八夫人美咲,老大长子宗鼎,老二长女采薇,老三宗孚,老四宗欧,老七彤兮,老九采伊占成一排等着他。 从女权主义角度考虑,王茂如妻妾成群儿女成行,的确不是一个理想的丈夫人选,至少以后世的道德标准和西方圣经中两xing关系要求来看,王茂如是有原罪的。但是在中国,这就是一个成功男人的标志,妻和子的数量和质量从一个侧面代表着这个男人的地位和能力。 “你们都没有休息吗?”王茂如下了车,笑问。 乌兰图雅道:“老爷,今天递交辞职书了?” “递交了。” “国会批准了?” “批准了,明ri我们一起搬家。” 乌兰图雅笑着说道:“管家,把明天的报纸都买来,每一份报纸都买一张。” 王茂如道:“为什么?” “明天报纸一定会被抢风,将来留着给儿女们和后代们看。” 王茂如笑道:“倒也是传家宝,哈哈,大家休息休息,明天我们搬家。” “好哦。” 王茂如也冲大家笑了笑,暂且休息了。 次ri一早,国防部国防次长张作霖亲自带来了一个运输营来给王茂如搬家,王茂如见到他后惊讶道:“七哥,你怎么亲自来了?” 张作霖大笑道:“我嘛,请假了,专程来帮你搬家来了。来,来,来,有什么事儿我来。” 王茂如摇头道:“七哥你来了就行,怎么能让你动手。” “那边(燕京大街99号)都安排好了吗?” “顺子都安排好了。” 两人便站在别墅的树荫下看着军士和仆人来来回回搬弄东西,其实东西不多,这些天来大件家什都搬了过去了,只有一些家人的东西放置着。张作霖摇头道:“秀盛老弟,你不必搬家的,这间别墅,别人也不会住。” 王茂如道:“这是官邸,按照要求下一任国防部官员之中谁要是想住进来只需要申请就可以了。” 张作霖笑道:“谁有胆子申请?我先崩了他。” “七哥你……呵呵呵呵……你真能开玩笑啊。”王茂如古怪地笑道。 张作霖道:“你以为我开玩笑?七哥岂会跟你开玩笑。不过,哪有人会申请你这幢官邸,秀盛你觉得谁适合呢?” 王茂如道:“我已经辞职不在军中了,军务之事我岂能沾惹。” “哈哈哈……你倒是属狐狸的。”张作霖大笑道。 都办好之后,在运输营的协助下,王茂如一家人浩浩荡荡地开进了běi jing城,回到燕京大街99号。 99号门口,塔吉扬娜公主和儿子安德烈王子(王宗宝)、前萨卡琳娜女沙皇以及她的女官索尔科娃、白顺子和护院武师金山钊金师傅以及金师傅的四个儿子,金天龙、金天虎、金天豹、金天狼,另外少年卫队队长林海云都站在门口迎接。 塔吉扬娜住在97号,就在王茂如家中的隔壁,两个院子中间是打通的,只是在外人看来似乎是两家而已。谁都知道塔吉扬娜是王茂如的情人,沙俄旧贵族都托着塔吉扬娜的庇护在中国生活,而塔吉扬娜是依靠王茂如的支持。几个月前白俄的事儿,却是让塔吉扬娜长进了不少,这些受到他的庇护的人,并不都是好人,有些人品恶劣的自然要驱逐离开。而俄国就贵族们再次求到塔吉扬娜之后,大多数都被她拒绝了。如今的她只对那些艺术家、歌唱家、音乐家、科学家、画家进行庇护,其余人等都被赶走了。 而原本雄心壮志准备大干一番的萨卡琳娜如今也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了,她还以为凭借着自己的身份可以东山再起,拉拢无数人再远东创建一个东俄罗斯帝国呢。不过现实是很残忍的,也是很残酷的。响应者寥寥无几,连资金都筹措不足,甚至被迫住在了塔吉扬娜公主的家中。 尼古拉二世的孩子们之中大公主欧嘉公主死于1920年,是病逝于乌法,二公主即塔吉扬娜在中国一直受到王茂如的保护,三公主玛利亚公主短暂地担任了两个月的俄国女皇,1922年察里津最后之战沙俄战败之后也染病去世了,而四公主安娜公主和小王子阿列克谢王子死于1918年苏俄契卡手中,尼古拉家族的孩子们,只有塔季扬娜活着了。这样算起来,这个后妈萨卡琳娜还真是塔吉扬娜唯一的亲人了,塔季扬娜救济萨卡琳娜也顺理成章。 车队回来的时候,王茂如看到了这几个人,他也对萨卡琳娜站在门口颇感意外,倒是张作霖在车里远远地就看到了,说道:“秀盛啊,你这算是桃花运不断啊,ri本娘们,俄国娘们,德国娘们,听说你在欧洲参战的时候还有一个英国娘们,我勒个乖乖,你可要当心啊。” “当心什么?” “当心你桃花运太过旺盛,占了将来孩子们的运道。” 王茂如笑道:“七哥,你还信这个?” 张作霖点头道:“他妈了个巴子的,我原本不信,不过算命的说我四十岁之后大富大贵,你看看,我如今归为国防次长,岂不是验证了?” 王茂如笑了起来,心说要不是我的崛起和突然出现,你将来可是中国的陆海空三军大元帅啊,只不过嚣张了几年之后被ri本人炸死了而已。 下了车,但见穿着传统俄罗斯贵族长裙身披皮草的塔吉扬娜居然学着旗人公主的半膝阖礼盈盈一拜,倒是让王茂如惊讶不已。不过让他啼笑皆非的是萨卡琳娜也有学有样,不伦不类的。塔吉扬娜用并不标准的汉语说:“奴婢给老爷请安了。” 周遭的人就连搬家的士兵们都忍不住笑弯了腰,一个士兵还在搬柜子呢,差点被压死,众人都笑作一团,塔吉扬娜不明所以,倒是一旁的王宗宝嘿嘿坏笑着。塔吉扬娜再傻也明白,自己被儿子给耍了。原本她是想问一问中国的欢迎回来的礼节,不过这些天宗宝太过调皮,没了宗鼎大哥和宗孚三哥管束,这小家伙总是跟那些官员的孩子在一起打打闹闹,被塔吉扬娜给教训了一顿,便想到了这个办法来。当母亲问起礼节的时候,宗宝立即说他知道,他是中国长大的,周遭除了官员的家就是前朝破落贵族的人家,学的似乎不三不四不伦不类,当然他自己也知道,不过因为报复整蛊一下母亲,便错误告知。 塔吉扬娜顿时揪着王宗宝的耳朵,用俄语噼里啪啦地训斥一顿,王茂如走过去用俄语说道:“算了,回去收拾他。” 王宗宝郁闷地说:“刚才还是女子单打,待会儿就男女混合双打,这算怎么一回子事儿啊。”这小子从小长在běi jing,周边又都是老běi jing的小孩儿,一口倍儿地道的běi jing话,讲起话来有着běi jing特有的那种嘚嘚瑟瑟的味道。王茂如皱起眉头,这小子跟周边旗人家的孩子玩坏了,看来要好好收拾管教一番了。 除了门口发生的趣事儿之外,今天搬家还来了不少客人,浦继是王茂如的生死兄弟了,专程从上海跑回来向王茂如道贺,当然不是因为搬家,而是王茂如准备竞争大总统一事。但浦继对王茂如说了一件事让王茂如沉思许久,原来是青促会的书记官,这次在上海的时候染上感冒,其后被送到了隔离区却意外失事。浦继说他是在调查普遍百姓在国家制度改革的理解和寻找解决中国现阶段矛盾的方法的调研中,在与一些郊区农民接触后感觉发烧发热。当时形势比较紧张,一旦发现感冒立即会被送到隔离区。而隔离区基本上就相当于一个大污染源了,里面有很多真jvis患者和普通感冒患者,他就是在那里由感感染jvis最终病逝。 王茂如听后一阵沉默,长叹一声道:“也许这就是命运。”他的心中再说,也许老天爷认为因为我的出现,他们都不能再这个时空出现了。 当天的报纸被卖疯了,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被同一件事吸引住了,尚武大元帅辞去国防总长一职,并正式参选大总统一职。 “什么,尚武大元帅不当兵马大元帅啦?”一个河南老者顿时叫喊道,“为什么?谁害的?不行,绝不能有人害了大元帅!” “王尚武真的辞职了?”江西一个民党耆老惊呼起来,“他真的做出的出来……他居然真的做得出来啊……这个人,太狠了,太狠了!” “嘎哈?不当大元帅?那老毛子不得跟咱们开干啊,完犊子了,这儿危险了。”努尔干省一个东北年轻人惊呼道。 …… 人们都惊呆了,去军职,王茂如竟然真的实现了军人不干政的诺言了。rs ,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