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温小婉的消息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温小婉的消息

几天之前国会通过了一项议案,重新选举大总统的标准,而重新选举大总统的候选人开放,并且居然是自己递交意向书,只要国会通过批准就可以正式成为中国的总统候选人—— 不是开玩笑吧? 普通人也能参选? 当然,国会的答复是人人都能参选,只要是个中国人,符合国会定下来的四条基本要求。 能够满足要求的人太多了,四条要求:中国人、有国家贡献、人品称赞、身世清白。但是基本上所有人都忽略了一条前提条件,那就是国会批准该人有资格。换句话说来就是,这个人必须是得到国会认可的人,普通国人谁跟高高在上的议员有关系? 普通人谁能让国会议员认可他们? 人们意识到都被国会给耍了,五百多名中国最具有政治智慧的议员组成的庞大智囊团,为了自己的利益岂能让人小视? 就连九尾狐王茂如也不得不对国会做出小心让步,更别说普通人了。 符合这四条利益者,百分之九十九还是被国会拒绝了,原来国会才是最重要的环节。国会张贴出标准之后,有三千多人递交意向书,其中不乏两千多名青年和学生,但是年龄在35岁以下者首先被扔掉意向书了。而那些被国会批准的人大多数都是世家子弟,甚至是官宦之后。最终挑选了剩下三十多人,这几日刊登在各个报纸上。不要以为这些人真的是普通人,这些都是在各个省下属的州竞选州长的人,这次竞选大总统也是为了给自己扬名。 其实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那个被所有人认可的人出现,今天这个人终于出现了,尚武大元帅王茂如辞去军职,正式竞选大总统。 对于世界其他国家而言,中国发生的事情似乎太过不可思议了,最高军事领导人辞职,只是为了做一个普通人参选大总统。要知道,这个最高军事领导人的权力在战争之中比总统要大啊。 而与此相比,如今的南美国家。全部都是军事独裁政府,中国传递过去的消息被他们看到之后只能感慨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度是一个——奇葩。南美人不能想象丢失了军权的人怎么可能担任一个国家的总统,他就不怕将军们造反吗? “号外!号外!看一看今天的《申报》号外!尚武大元帅于昨日正式辞去国防总长一职,参加总统竞选!号外!号外!《青年人》头版头条《尚武大元帅换一种方式守护我们的祖国》!”上海。一个报童挥舞着手中的报纸大声叫喊着。一个女青年走在街上,忍不住就要买一份,但是一想到囊中羞涩,还是停住了手。这个女孩是曾经在北京丰台国立育幼院中担任育幼院高年级教师的温小婉,两年前,她从医院接走了王茂如的第十个孩子也是最让他牵挂的孩子王宗州,送给了她丧子的舅舅和舅妈,并将孩子改名为晁靖州。 但是天不遂人愿。他们回到无锡老家的时候才得知,因为一场大火。无锡老家被烧得一干二净,家里亲人全都死了。而这件事就发生在一个月前,当时正是温小婉夫妻大寿,当时宾朋满座,温家人和晁家人也欢聚在此。温家和晁家是挨着的两户人家,吃完之后各自回家了。 当晚半夜晁家的一个女佣和邻居家一个小伙在柴房苟且,不巧碰到了油灯点着了柴草。两人害怕事情暴露,仓惶逃走,却不敢通知别人,顿时晁家烧了起来大火来。当时的时节正是冬季,大火借着风势又窜到了下风的温家。因为吃了太多酒,温家和晁家很多人都在这场大火之中丧命了。 由于小姨一家住在城北,得知城南大火的时候已经烧完了,除了一些家丁下人逃了出来,晁家和温家的人都命丧于此。 温小婉的小姨父王为民找了人算了一卦,算一算这算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温家和晁家这么倒霉。 那引发火灾的温家女仆和苟且的邻居暗中使了钱给算命先生,让算命先生说他们晁家人命犯太岁,这温家本来没有祸事,都是遭受连累的。王为民一听之下大惊失色,自己老婆王晁氏可是晁家人,便越来越觉得自己老婆不顺眼了。王为民又问何处能躲开太岁,算命先生说去上海,洋人的地盘,洋人的洋通阳,只要在洋人的租界里,这太岁就不敢进去,可保一家平安。于是温小婉的小姨一家人收拾了一下细软便去了上海。临走之前给温小婉发了一封电报,但是这封电报发到晁家的时候正赶上晁家长子晁靖安重病,通知接电报的人几次来晁家都没有人,于是以为这户人家搬走了,就将电报遗弃在待处理之中。 当晁宗南带着夫人,养子晁靖州和外神女温小婉回到无锡老家后才发现,温家和弟弟晁宗北一家全部遇难,顿时悲痛不已昏倒在地。他这一难过便得了重病,温小婉的舅妈只好将晁靖州交给温小婉来带,自己照顾起来晁宗南。这晁宗南日日想自己的大姐和弟弟,夜夜思念,又想起了自己的去世的儿子,竟然神智慢慢糊涂了,没几天,居然半夜时候投河自尽了。舅妈和温小婉两人丧葬了晁宗南之后,根据从邻居那里打听来的地址,前往上海投奔小姨一家。 小姨父王为民起初对三人还是客气的很,毕竟都是亲戚,不过当听说三人投靠他,这王为民顿时脸色难看了。小姨王晁氏本来就是个柔弱性格的人,做不得主的,只能央求王为民暂时收留一下三人。当初温小婉的母亲性格强势,维系着晁家,而且晁家在无锡当地也算是正经人家,温小婉的父亲是个读书人,尽管家里贫穷却备受无锡人的尊敬。所以这王为民对温家和晁家客气非常,可如今温家和晁家都没了,温家就剩下温小婉一个女孩,而晁家除了大舅妈就剩下一个襁褓之中晁靖州。尤其是那算命先生说晁家人命犯太岁,这下可好,自己老婆不说,又来了三个晁家人,这是要把自己克死啊。 王为民说你们暂时住下三两天,然后我帮着给你们找房子,两家人住在一起不方便,毕竟自己一个大男人和大姨子、外甥女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多有不便。王晁氏心中生气也不甘表示什么,只得两边好说。温小婉是外柔内刚之女子,当机立断说我们就住三天,三天之后就搬走,这三天我们找工作找房子,不需要你操心。 王为民气道我帮你们你们别不知好歹,要不是看在亲戚的面子上,我早就一扫帚赶出你们了。 温小婉和大舅妈忍气吞声住了下来,三天内终于找了一家小弄堂住了进去,温小婉说舅妈我就不相信我们养活不了自己,不需要那个白眼狼小姨父来帮助,我们自己也活的好好的。大舅妈如今只有如同自己女儿一般的温小婉了,只得垂泪说咱们三人以后就生活在一起了,相互照应为好。 温小婉便由大舅妈在家照顾晁靖州,自己独自出去找工作。在上海一个女孩子找工作很不容易,一不小心就会被骗被拐进青楼之中,索性的是此时王茂如下令全国整顿治安,全国各地帮派收敛不少,温小婉倒是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最终她凭藉着亮丽的外表在一所洋行中找到了一份工作,是给上海的太太小姐们做鞋子量尺寸的。这是一个从法国来的皮鞋匠,专门制作女士高档高跟鞋,但是中国那些太太小姐们的脚岂能随便让男人去碰?于是皮鞋匠只好请一个女孩去给夫人太太们量脚的尺寸。温小婉便千辛万苦找了这么一个工作,算是能够养家糊口吧。 这一干就是一年半,昔日的那个活泼开朗的少女,如今穿着粗布制服,头戴工人冒,成了上海的一个小工人了。不过在她的心中,还是对在北京的一切记忆犹新,更加知道晁靖州的身份是何等尊贵,她能够坚持下来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啊。 两个月前,日本jvis爆发,中国政府以王茂如为首下令关闭租界,隔离租界,以至于位住在租界外的温小婉一家进不去法租界,当然就算是能够进去法租界也没有用,那家高档女士皮鞋店也关门倒闭了。 如今的温小婉已经失业两个月了,靠着在北京的时候乌兰图雅给她的钱度日,但是这不是长久之计啊。 地上有一份报纸似乎被人踩了,弄脏了一半,温小婉赶紧捡了起来,看看日期居然是今天的,一定是有人不小心掉在地上结果被踩脏了便扔了。她略带高兴地拿着报纸站在路边读了起来,这是上海新成立的一家报纸,是如今报业巨头荆楚文化传媒集团在上海创办的报纸《中国之眼》。今天《中国之眼》的头版头条就是,王茂如竞选中华民国大总统将会给中国带来怎样的变化。 “这个连自己儿子都能够送走的人!”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了,温小婉依旧对王茂如当初作出将儿子送人的决定耿耿于怀,这个曾经将王茂如当做自己一生的偶像的女孩,在偶像破灭之后,又对王茂如产生了无限的幽怨。 他是一个精明的政客,一个铁血的军人,却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温小婉如实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