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逼婚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逼婚

温小婉回到家的时候日头偏西了,屋子里冷得很,大舅妈一边念叨着什么一边正在做着晚饭,桌子上摆着一碟咸菜,见到温小婉回来了,枯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囡囡,你回来了?今天找到工作了吗?”大舅妈是北方人,在这上海小弄堂里人生地不熟,与四周的邻里说不到一起去,每每便一个人独处,也使得养成了她没事就自言自语的习惯。 “舅妈,今天没找到。”温小婉苦笑着说,“小石头呢?” “睡着了。” 这时候晁靖州听到小姨的声音也醒来了,奶声奶气地喊道:“姐姐,姐姐。” 温小婉赶紧走到卧室,见到晁靖州挣扎着起来,自己穿衣裳,连忙帮忙穿好,问道:“小石头,冷吗?” “不冷。”晁靖州笑嘻嘻地说。 看着冻得有些青色的脸蛋,温小婉心中一阵酸楚,握了握他的小手,冰凉入骨,叫道:“这么冷还说不冷。” “不冷嘛。”晁靖州又说,摸着温小婉的脸说:“姐姐,谁欺负你了,你哭什么呀?” 温小婉是心疼小石头,当即说:“来,姐姐给你捂一捂。” “好呀。”晁靖州高兴地跳进姐姐的怀里,小孩子是敏感的,他本能地察觉到这个家里自己的母亲其实并不喜欢自己,而自己这个姐姐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人。小石头说话懂事及早,一般人家的小孩八个月才能发音。他五个月就能爸爸妈妈,一岁半就能完整说话了,如今已经两周岁居然看得懂大人的态度。不能不说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了什么样的人。 “囡囡,吃饭,吃饭。”舅妈的饭煮好了,今天是红豆粥外加一碟咸菜,娘三个便将就着吃了起来。 刚刚吃了一半,有人敲门,来客是小姨父王为民。王为民手里拎着两份点心笑呵呵地走进来,眼睛东晃一下西转一下的,也不知打的是什么主意。 “小姨父。”温小婉道。“你怎么了……坐,坐。”便给他倒了水,大舅妈看到王为民便心里讨厌,吃了两口借口说头疼。便带着晁靖州回到里屋休息了。温小婉给小姨父倒了点儿热水。问:“小姨父今天怎么有时间来了?” “这话说的,咱们是亲戚,就要多走动走动。”王为民脸上露出虚伪的笑容,假的不能再假了。 “哦。”温小婉也不知道他肚子里卖的什么药,便坐在一旁。 王为民拿起了杯子准备喝一口,见被子上被磕掉了一个口子,唯恐伤到自己,赶紧放在桌子上。收敛了脸上的鄙夷又努力装出笑容来,道:“囡囡啊。你今年二十岁了吧?” “二十一。”温小婉道。 “都二十一了,都是大姑娘了,你们温家当年在无锡也算是名门,唉。原本你十六岁的时候说了一门亲事,这不是你上学了吗?又没有缠足,对方就悔婚了,这件事儿你知道吧?” “知道的。”温小婉道,她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时他父亲便希望她缠足,可是她的母亲晁家大姐坚决不同意,晁家大姐就是天足(不缠足),也不妨碍嫁人啊,还不是嫁给温秀才了吗?当然,晁家大姐和温秀才的婚事也是父母指腹为婚,温秀才家里一贫如洗没有别人嫁给他,而晁家大姐聪明能干后来温家才慢慢过起了好日子。想到命丧于火海之中的父母和两个小弟,温小婉心中不由得酸楚起来。 王为民道:“这不是吗,我这两天遇到了无锡老家来的老乡,他们跟我说起来,说与你订婚的赵氏人家现在后悔了,又想要娶你了。” “啊?”温小婉惊讶道。 “你看看,怎样?”王为民道。 温小婉奇道:“怎么可能,他赵家后来不是娶了人家了吗?” “嗨,这话说的……小姨父跟你话挑明了说吧。”王为民道,“赵家小子娶了唐村村正唐家三女儿如今已经五年了,可是这对夫妻两人五年里要不出孩子来。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唐家就算再有名望有钱,赵家四代单传没了后哪能行?于是赵老爷子就给赵家小子张罗纳妾,不过这纳妾也有讲究。便找了先生看过了,能人先生给赵家小子做妾又能开枝散叶的不多。算来算去,说原本给赵家小子定下的那门婚事,也就是跟你的那门婚事本就是赵家开枝散叶大富大贵婚,只是因为你是天足,赵家才反悔。赵老爷子便托人来上海找到了我,你看看,人家诚意十足,请你回无锡老家做二奶奶呢。” 温小婉听明白了,便淡淡地说:“小姨父,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些,不过我不会回去,也不会给人做二奶奶。” “囡囡,你可别这么固执。”王为民连忙说道,“赵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但是在无锡人家也有三间铺子,家底丰厚。别说现在了,就是几年前温家没有遭难,人家也甩了你温家几条街了,要不然当初他们家悔婚能那么容易吗?” 温小婉道:“小姨父你似乎没有明白,我温家虽然中落了,但是温家的女儿绝不给人做小。我温小婉这辈子宁可一辈子不嫁人也绝不给任何人做小当妾,谁要想娶我,就明媒正娶四抬大轿把我娶进门。他赵家不过是想让我去给他家传递香火,我娘是什么人你是知道的,我是她的女儿,我的性格你更应该知道。” 王为民便继续劝了起来,可惜温小婉看起来柔弱,性格却极其刚硬,几次三番劝说都不行,王为民恼羞成怒,带着礼物走了。原来这王为民也是收了赵家的钱的,赵家允诺说要是温小婉能够答应做妾便给王为民二十块大洋做礼钱。温家和晁家都没了,唯一能说得上话的长辈就是王为民这个小姨父了,将礼钱给他倒也符合习惯。只是王为民知道自己赶走人家晁家人的事儿做的不地道,这次拉开老脸上门求人,却遭到温小婉的一泼冷水,岂能不生气? 没大没小,长辈的话都不听了,王为民愤愤地说。回到家之后,温小婉的小姨王晁氏见他拎着礼盒回来了,惊讶道:“你买这东西是……” “你那外甥女啊,真是不知好歹。”王为民怒道,便将前后说了,王晁氏性子懦弱,也不敢多言语,便小声说:“小婉跟我大姐一样性格,都是……” “有脾气能当饭吃?有脾气就饿不死了?”王为民张牙舞爪大喊道,“还带着两个拖油瓶,人家赵家的人够仁义了,两个拖油瓶都能接纳去赵家做个下人,这怎么了?怎么了亏待她了?哼,不知好歹。”他斜眼看了一眼黄脸婆,越看越生气,索性扭过头去,道:“温小婉不做二奶奶是不是借口啊,她本来就……诶,老婆你说,那孩子长得像不像大哥?” “啊?” 王为民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惊得跳了起来,瞪着眼睛说:“我越来越觉得那孩子不像是大哥,大哥是四方大脸,大嫂也是圆脸,可是那孩子……你没注意吗?那孩子是核桃脸,生的倒是俊俏,但是既不随大哥又不随大嫂。有奸情,一定有奸情,他妈了婊子的,原来是她自己的孩子啊!” 王晁氏想了想道:“你这一说,我倒也发现了,可是未必就是……” “你懂个屁啊!”王为民一拍手,双眼冒出裸的光芒来,咬牙切齿道,“你说这孩子跟温小婉是不是像?脸型,鼻子,诶呀我怎么没想到,温小婉不答应嫁给赵家做小是因为她生过了孩子,大姑娘家家的婚都没结就生了私生子,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了,她害怕被人看出来,所以才装作圣女似的。哼哼,装!装矜持吧!在北京怀了别人的孩子,生下私生子这种苟且的事儿都能做的出来,现在倒是在我面前装什么纯洁,真是不要脸。” “小婉不是那种女孩子。”王晁氏为难地说,看来她自己也有些相信了。 “否则呢?”王为民冷笑道,“否则孩子的事儿怎么解释?你啊你,你这个小姨啊,都当了姨奶了。大哥大嫂是老实性子,又正好晁靖安病亡,为了替温小婉厌世这等不要脸的事儿,便向外说是他们的孩子。你没看出来吗?大嫂和温小婉谁对孩子好?谁更像是孩子的娘?大嫂对孩子不冷不热的,倒是你那外甥女温小婉对孩子才像是亲娘一样。” 王晁氏想了想,还果真是如此。 王为民冷笑道:“明天我再去一趟,哼哼,能干出这等不要脸的事儿,还有脸跟我谈条件?我啊,还得给她打掩护,要是让赵家的人发现她不是完璧之身,这二十块的礼钱估计最多能剩下十块钱。不行,这事儿我得好好周旋周璇。”说着便向外走,王晁氏忙问:“这么晚了你出去要做什么?” 王为民一甩袖子道:“男人的事儿你少管!在家好好看着孩子。我干嘛去?我赚钞票去,我不赚钞票你们不都得饿死。你能干啥?除了给我带个闹心闹事的外甥女和俩拖油瓶,我能指望你什么?”王晁氏懦懦弱弱不敢说话,只得看着丈夫离家寻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