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出卖外甥女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出卖外甥女

王为民在街上走了几步左右看看无人,钻进了一条小巷子里,来到一户人家门口,敲了敲门,小声说道:“阿绿,开门,是我。”原来这是他的姘头,一家小寡妇所在,在家里看惯了黄脸婆,外面偷个腥便觉得如燕窝海参一般美味。 这时候门突然打开了,几个小青皮跳了出来将王为民按倒在地,一个光头胖子徐徐走出,鄙夷地看着王为民道:“小赤佬,绿嫂你也敢勾搭,侬当我们三龙帮好欺负伐?今天侬拿不出钞票,按江湖规矩,三刀六眼!” 王为民吓得脸都绿了。 “侬知道犯了什么错误了吗?”一个斗鸡眼的青皮冷笑道。 “什么错误?我、我、我……”王为民心说我不就是勾引勾引小媳妇吗?这有什么,值得你们兴师动众的要三刀六眼吗? “绿嫂,那是我们三龙帮独眼张的老婆,侬脑子瓦特了?当我们三龙帮没有人怎么的?” “我……我……”王为民结舌了。 斗鸡眼青皮噌一声从怀中抽出一把尖刀,用刀背拍了拍王为民的脸蛋,冷笑道:“三刀六眼啊,啧啧啧,我阿毛哥倒是第二次遇到这件事。兄弟们,知道我第一次尖刀是在哪吗?” “在哪啊阿毛哥?” “在青帮。” “阿毛哥,咱们似乎三龙帮啊,你怎么去青帮了?” “寿头!”阿毛哥瞥了一眼手下,傲气地说:“我是陪张老板去青帮。张老板看我老软,请我做保镖,侬晓得哇?贴身保镖!” “阿毛哥。太老软了!” “阿毛哥在上海滩跺一跺脚,整个上海县都得抖三抖!” “我们跟阿毛跟混江湖是跟对人了。”其他青皮顿时拍起了马屁道。 阿毛哥洋洋得意道:“那次青帮行事,你们猜怎么着,就是一个兄弟偷二嫂,被其他兄弟抓了。这三刀六眼啊,怎么说呢,刀子从左边扎过去。流血流汗不能流泪叫喊,你一叫喊,嘿。疼得更厉害。小赤佬,感觉一下?” 王为民吓得够呛,结结巴巴地说道:“阿毛哥,阿毛哥。高抬贵手。高抬贵手!” “凭什么啊?”阿毛哥叫道,“我们三龙帮的绿嫂白让你搞了?” 王为民苦着脸道:“那怎么办啊?” “你问我怎么办?”阿毛哥怒了,狠狠地踹了王为民几脚,怒骂:“小赤佬问我怎么办?你居然还问我怎么办?” “啊!啊!啊!”王为民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街坊邻里看了一眼,赶紧关好了门窗,各扫门前雪各家顾各家了。 阿毛哥打累了,才喘着气道:“小赤佬。三刀六眼。” 王为民哭着喊道:“阿毛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我真的知道错了。” “你给我们三龙帮带来多大的损失,你知道吗?”阿毛哥激动地说。 “不知道。” “啪!”距离王为民最近的一个人给了他一嘴巴,“我们阿毛哥的话你也敢接?” “不,不敢。” 阿毛哥痛心疾首地说:“侬搞我们三龙帮的女人,就是看不起我们三龙帮,三龙帮的脸面放在哪里啊?以后三龙帮在上海滩还瓦子出头勒?这都是你这小赤佬搞得,你说你怎么赔偿?” 王为民不敢回答,忽然“啪”的一声,他又被扇了一个嘴巴,又是那个人怒道:“我们阿毛哥的话都敢不回答,弄找死伐?” “干脆装麻袋里,扔黄浦江算了伐?”按着腿的青皮建议道。 一听到这个结果,王为民哭着忽然喊道:“阿毛哥,阿毛哥,你们要什么我都给,都给,对了,我还有个外甥女,老标致的了,老漂亮的了!阿毛哥见了一定喜欢,一定喜欢。” “哟?”阿毛哥笑了,“怎么?知道阿毛哥爱这口?你外甥女多大?干什么的?” “二十一,以前是做老师的,后来在租界里给贵妇量鞋,现在失业了。”王为民一听到他的意思是不杀自己了,立即滔滔不绝地出卖道:“要说我外甥女长得,那简直就跟天仙配里面的七仙女一个模样,整个上海滩,能比得上我外甥女的,就是新世界里的头牌歌女姚小蝶了。” 阿毛哥摸着胡子拉碴的下巴惊喜道:“真的?” “我怎么能骗阿毛哥呢。”王为民立即说道。 一个小青皮立即在王为民耳边说:“阿毛哥,怎么,你想弄一房小的?” 阿毛哥立即给了他一巴掌,道:“侬个刚度!侬阿毛哥我是那么目光短浅的人吗?阿拉要是弄来,送给虎爷,以后不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吗?虎爷最爱这口,你们知道阿毛哥的,上海滩赌王,平生不还吃喝嫖抽,就爱赌。不过咱们三龙帮老大虎爷最好这口,你们这帮脑袋啊,真是不顶用哦。” “还是阿毛哥英明!” “阿毛哥,你就是我们的英雄啊。” “阿毛哥,你简直是咱们三龙帮的尚武大元帅!” 阿毛哥顿时喜笑颜开道:“还是竹竿会说话,阿拉就是咱们三龙帮的尚武大元帅,以后三龙帮在阿拉的带领下,一定会横扫上海滩,成为全中国最大的帮会。”他低头说道:“来,让这个小赤佬站起来。” 王为民终于能站起来,不过众人虎视眈眈地对着他,阿毛哥说道:“小赤佬,别以为我们摸不清你的底细,侬不过是从无锡来跑生活的,别跟我们耍诈。” “哪敢呢,哪敢呢。”王为民陪笑道。 阿毛哥说道:“明天中午,带她去老绍兴百货商店,侬晓得啥子意思吗?” “不知道。” 阿毛哥一抬手,王为民顿时吓得捂住了脸,阿毛哥道:“验货,看看侬是不是骗我,要是骗我,明天晚上你就去黄浦江游泳吧,还是在麻袋里游泳!” “是,是,是!”王为民心惊肉跳地答应了。 大夫人乌兰图雅带着自己的贴身丫鬟塔娜,四个侍卫,分别是查干巴日、博日贴赤那、孙鸿飞、贝小坤,查干巴日和博日贴赤那分别是乌兰图雅父亲东蒙王贵福的家奴,查干巴日是一个身材矮小粗壮的汉子,因为长期骑马落下罗圈腿,显得他更加矮了。博日贴赤那是一个二十二岁的粗壮汉子,身高一米八十多,体重两百多斤,全身都是腱子肉,在草原上曾经为了保护家里的羊群,徒手撕碎了五只野狼。孙鸿飞是河北武术名家开碑手孙波城之子,一手黑虎拳刚硬无比,练的是童子功,人却长如同潘安宋玉之貌。贝小坤则是王茂如收养的孤儿,在燕子门培养后进入少年团,由进入牙克石陆军士官学员休息,后前往尚武将军府担任近卫,是王茂如的绝对心腹,年仅十七岁。 与乌兰图雅同去的出了这五个人之外,还有缉侦司的秘书官鲁子安,他的父亲就是王茂如的老兄弟鲁金圣,被冯尹彬千叮咛万嘱咐之后,带着众人来到了无锡,得知了温家的遭遇之后,顿时傻了眼,随后打听到温家的人去了上海,赶紧来到了上海寻找。 不过上海三百万人口,去哪里找她们呢? 鲁子安立即想到了求助于地头蛇,青帮。 自从青帮搭上了缉侦司这条大船之后,逐渐开始洗白,杜月笙开始成立运输公司,发展航运和陆运,他手下的弟兄逐渐从街头手保护费的专为了坐班的工人,当然自然也有人看不惯帮会“不务正业”,不去收保护费,跳出来挑战杜月笙的地位。杜月笙哪能容许这种反对的声音,他立即将这些反对者沉入黄浦江中,一时之间,再也没有人敢反对他的帮会洗白计划。而青帮自从开始做生意,上海的巡捕房也很少找他们的麻烦了,一切正在步入正轨。 此时忽然得知尚武大元帅的大夫人来到了上海,请青帮帮忙,杜月笙顿时惊叫道:“快请,快请大夫人!”见到大夫人乌兰图雅之后,杜月笙赶紧恭恭敬敬地说大元帅夫人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月笙必定赴汤蹈火义不容辞。乌兰图雅告诉他直接找,找一个叫做温小婉的女孩就可以,一定要找到她。杜月笙试着问说:“不知这女孩和您的关系……” “她是我的结拜妹妹,家中遭了难,流落到了上海。”乌兰图雅道。 杜月笙立即说道:“大元帅夫人,请放心,在上海找人,警察不行,这种事只能我们青帮来做。三天,三天之后您等待消息吧,若是找不到温姑娘,月笙提头来见夫人。” 温小婉早上刚刚吃过早饭,便听到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是小姨夫王为民,她冷淡地说:“小姨夫,你又有什么事?” “你不是没有工作吗?正巧昨天晚上我知道有个纺织厂招工,你去不去?”王为民道。 “招工?”温小婉高兴地说,“我去。” “走吧。”王为民抱怨道,“生了你这个外甥女,真是不省心啊,昨天气得我半死,今天还得帮你,谁让我们是亲戚呢。” 温小婉连忙说:“谢谢你啊小姨夫。” 老绍兴百货商店门口,几个青皮已经准备好了一切,麻袋,酒精棉布,小汽车,阿毛哥嘴里叼着卷烟,露出邪邪的冷笑。在街头抢人,只要手够快,有我阿毛哥在,谁敢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