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多年后的第一堂课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多年后的第一堂课

这几天王茂如即没有参加什么宴会也没有跟那个党派讨论着什么国家大事政治方向之类的,而是准备好了书籍和资料,准备开始他的教学生涯。 今天他正在北大校长蔡元培的办公室内和蔡校长以及教务主任吴景恒在讨论着关于教学的事情。王茂如的课程被安排在每周三下午一点,一周一大节课,从一点讲到四点,休息时间随意。王茂如的身份是特聘讲师,而且国际关系学算是北大的选修课,并非必修课,这也避免了王茂如先于繁忙的备课之中。 王茂如对此很满意,并且问询自己这节课的报名情况,蔡元培的北大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规定,学生们的选修课程是按照报名人数决定的,一个老师的讲课只有几个学生,那么很可能这个老师就会被送到国外进修,蔡校长对老师还是极力保护的,这也是他一直担任北大校长无人代替的原因。学生爱戴,老师爱戴,当然,唯一不受待见的就是政府了。 北大学生爱参与政治,因为北大这所学校是以文科见长,集中了全国文学造诣极高的一些学者专家的北大,堪称文中国第一,与在天津的南开大学堂的理工第一遥相呼应。而文科生是热血的,是冲动的,也是以家国天下为己任的一些人。他们不如理科生们理智,但是他们足够热血,也爱搀和政治。 王茂如的国际关系学通讲这门学科尽管是选修课,但是刚刚一开设。报名者几乎占了北大两千学生之中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所以当王茂如向蔡元培问起自己的报名情况之后,蔡元培无奈地说:“由于报名者太多,学校正在选拔。” 王茂如惊讶地问道:“选拔?” “是啊。学校给你安排的教室是大礼堂,可是大礼堂也仅仅能容纳八百人。几乎全校的学生都报名了你的课程了,如果你讲课,恐怕同一时间开课的其他老师就无课可上了。”蔡校长说道。 王茂如苦笑道:“罪过罪过。” 蔡校长道:“不过这样一来,你的奖金就多了一些了。” 王茂如不住点头仿佛财迷一般,继而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 “只是……秀盛。明年你就参选大总统,恐怕这课程……”蔡校长犹豫道。 王茂如道:“是啊,我尽量。要不然你们就开除我吧。” 蔡校长摇头道:“学校已经公布了,要是冒然撤销,却是不好的。” “你说的对,我尽量不缺一节课。”王茂如笑道。“下一节课什么时候?” 蔡校长道:“这两个月正是期末。你的课程是选修但不考试,让学生评价是否要继续听你的课。” 王茂如大笑道:“原来我也得试菜才行啊。” 蔡校长也哈哈大笑起来。 随后安排好之后,第二天就是周三,王茂如当天晚上谢绝了一些邀请自己备课整理资料,他特地让人弄了一副巨大的国际地图。仔细备课之后,次日中午吃过饭便去了北大,在新生大礼堂之中准备讲课。不过刚刚一走进大礼堂,就被吓到了。 全是人。座位上,走廊上。窗子上,可以容纳800人的礼堂挤满了人,足足有两千多,莫非北大师生们都来了?是的,他不单单看到了学生,第一排坐着的正是老师,蔡校长,卢教授,辜鸿铭、李教授、周教授……礼堂第一排和讲台之间两米宽的空隙,两百多个学生齐齐地坐在地上,这里到处都是人,原本寒冷的冬天,因为礼堂塞满了人,显得空气污浊热气腾腾,待一会儿倒是头昏脑涨了。 便是头昏脑涨也好,没见到外面还有几个记者假装学生想要混进来,早就被眼神锋利的北大学生赶走了,其他学校的学生,甭管你是帅哥美女还是风云学生,就是进不来。有几个燕京大学的学生气得够呛,偷偷地将喇叭的电流接了出来,在一间教室中又安装了一个喇叭。看不到人,总之可以听到声音吧,这样聊胜于无嘛。很快,这间教室也挤满了人,原本只有两千余人的北京大学,此时突然涌入了六千多人,都是为了目睹尚武大元帅王茂如辞去军职之后的第一堂课。可是学校礼堂这么小,怎么办?燕京大学的学生们的办法让他们豁然开朗起来,于是北大的课就这么被人给窃听了,偏生还是一些北大学生“勾结”外人,由于是第一堂课,教务长吴景恒得知之后苦笑说学生们求知,不忍赶走,第一节课就算了,以后且不可如此了。 王茂如便让人将门打开,让寒风吹进来,流进了新鲜空气,让大家更加清醒一些。这是王茂如的第一堂课,十二年以后的第一堂课,他还有一些紧张和忐忑,生怕讲错了,深呼吸了一口气,他走到讲台前。 讲台前是话筒,话筒这个东西又叫做麦克风,发明于1877年,通过电磁振动将声音传递放大,很好地解决了广场讲话的问题。北大大礼堂有八个喇叭,分别固定在各个位置,所以在礼堂之中的每个人都能够听清讲台上人的讲话。不过王茂如不知道的,脑筋聪明的学生们早就窃走了电流,除了大礼堂的八个喇叭以外,在外面的教室中居然增加了十八个喇叭。 王茂如穿着黑色西装,白衬衫,红色领带,头戴一顶礼帽,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从外国游历归国的学士,一身的学者和书卷气息让人无法联想到这个人就是统一了中国的军人,下令屠杀一万三名私自向外国商人倒卖药品的人。 王茂如先是冲所有人笑一笑,继而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授课稿,说道:“我的课,我不会点名,你们愿意来可以来,愿意走可以走,因为这一节课不需要考试,我不是为了考你们而来授课,我是来把我的一些关于国际关系的一些见解与你们分享。也许你们没有出过国,也许你们还没有读书破万卷,行万里路,所以我作为一个长辈,将我的经验传授给你们。你们可以在课后作业向我提出质疑,也许我会回答,也许不会。好了,今天我们就要开始第一节课了,我想大家一定非常有兴趣的是,什么是国际关系学,我为什么要教国际关系学,你们为什么要学国际关系学。” “是。” 王茂如继续说道:“国际关系学最简单地说来,国与国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并透彻了解为什么有些国家之间如同死敌,有些国家之间爱恨交织,有些国家亲密无间。自从人类进入到文明世界,就出现了国家的概念。而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决定了世界历史的进程,以十年之前的欧战作为例子,为什么欧战会打起来,为什么是欧洲发生如此规模的战争。从近处来看,我们中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如何,我们未来将如何对待这些国家。中国古代军事韬略家孙子曾经在孙子兵法中讲述了一些道理,例如远交近攻。可是在未来,远交近攻的策略是否一定可行呢?这就要从国际关系学来分析。” “我为什么要教授国际关系学?”王茂如笑道,“十二年之前,我的目的是把我在欧洲所了解的传授给尚且封闭的人们,尤其是青年学生们,因为青年人是国家的未来,是国家的希望,如果青年人的双眼只看到眼前的利益,看不到我们这整的敌人,那么社会上将出现无数个爱国贼。什么是爱国贼,那就是自己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祖国,但实际上却是在干着卖国的事儿。举一个例子,内战是爱国,还是卖国?所有的内战都是打着以爱国的名义干着卖国的事儿,所以,我要把我心中什么是爱国,怎样爱国,为什么要爱国,如何来爱国教授给年轻人。所以,教授这一门学科,实际上是我也把我的世界观告诉你们,而你们听我的课的同时,也需要自己动脑想。你们都是民族脊梁,不是人云亦云的傀儡和莽夫,你们都是有独立思想的人,所以我更加希望能够帮助你们打开一扇窗子后,你们自己走出去,看一看世界是什么样子。” 王茂如说着走到后面拉开幕布,他的近卫之一仇海龙将一幅巨型的世界地图高高滴挂起来,然后王茂如用一根超长的教鞭,手持麦克风,指着中国的庞大领土,说道:“这是中国。” “嚯!”很多学生惊讶地看起来,这么大的世界地图,占据了整个大礼堂主席台的背景,而背景上的中国1486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国土。 王茂如道:“这是中国,这是属于我们的领土,现在1486万平方公里。世界上还有几个国家有中国国土面积大?同学们,骄傲吗?” “骄傲!” “你们觉得她的形状像是什么?”王茂如忽然问道。 学生们先是一愣,继而交头接耳讨论起来,随后一个个举起了手,王茂如一一点名让他们回答。 “像是一片枫叶。” “像是一只雄鸡。” “像是皮鞋。” “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