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竞选口号:中国无饥民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竞选口号:中国无饥民

()教师身份是王茂如掩饰身份之一,除了教师身份,他还拥有华星集团董事长,三大慈善基金董事会主席等等身份,不过总体说来,一切身份都不如先生这个身份来的重要。后世很多官员也经常干这么无耻的事儿,喜欢给自己挂一个某某大学名誉教授的美誉,无非也是想沾一沾文化人的气息,让自己官僚味和铜臭味被文化味盖住。说一千道一万,教师这个行业,就是道德的标杆一般,王茂如参加活动的时候,也有了新的身份,北大讲师。 当然他的的工作重心并没有放在教书上,他当下最重要的工作还是竞选总统,竞选中国的大总统。 全国报纸都在歌颂着国防总长尚武大元帅王茂如辞去军职竞选总统的壮举,因为大家着实怕了,怕另一个军阀上台。百姓们是逆来顺受,却并不傻,就算一个军人给百姓带来更多荣耀,给百姓带来更多实惠,可是他还是军人,他最终渴望的还是战争。从清末开始到现在,中国少了战争了? 说什么军人的存在就是为了制止战争,都是放屁,军人不渴望战争那边是被阉割了的公牛一般没了脾气,还能指望着保家卫国吗?所以,百姓们看一个zhèng fu是否是真的为民着想,首先要看看这个zhèng fu是否是军zhèng fu,其次再看看是否是者的zhèng fu。 从现在王茂如可以从容地放弃军权来看,成为军zhèng fu的可能xing极小,甚至可以说没有。 现任国防总长萨镇冰六十八岁,他能当军阀高?他最大的心愿便是国家安定,收复领土,且萨镇冰历经清民朝代兴衰奇能看不清世事。 国防次长张作霖,参谋总长吴佩孚当初是对手被击败收拢,可以说他们是客将领主兵,即使有心也无力调兵遣将。 国防次长蒋方震倒是主将,可他只是参谋出身,参谋参谋,就是给王茂如提建议的,古代称之为参军,参军有成为军事第一把手的吗?有,赵括算一个,马谡也算一个,王玄谟等等多了去了。当然,最主要的是蒋方震是一个纯粹的军人,本身就不支持军阀制,主张军政分离,王茂如辞去国防总长竞选总统,蒋方震在心里被其折服。 好了,军zhèng fu不可能了。 百姓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同时列强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如果中国真的成为军zhèng fu,他们的利益还真无法保证。统一之后的第四年,中国百姓们的经济和购买力愈发强了,各国在华的利益不断增加。以至于外国对中国的态度极为矛盾,他们即受惠于中国的统一而带来的经济利益,又唯恐统一的中国有朝一ri突然“封关禁海”。中国人就爱这么干,从明朝干到清朝,最近两个月的封关禁海就让西方国家猝不及防,如果不是中国zhèng fu给出的理由是防止jvis病毒传染到中国,估计英法美等国家会再一次用武力逼迫中国开关。 王茂如宣布竞选大总统之后,随即提出了竞选口号,他的口号很短,一共只有寥寥五个字:“中国无饥民!” 这短短五个字,口号读起来并不响亮,甚至让一些热血青年失望,他们认为尚武大元帅王茂如即使从军队离开,总统竞选口号至少也得响亮热血一些,什么“造亘古第一之中国”、“铁血大中华”、“让中华五sè旗插满全球”、“复我大汉天威王朝”、“请记住谁让中国强大”等等,甚至很多人都猜测起了他的口号,甚至有赌场下了保。 但是王茂如的口号就是这么普通,中国无饥民。 大字不识的老百姓也都听得懂这句话的涵义,王茂如做大总统之后的第一件事,也是唯一的一件事,就是消灭饥饿,让中国没有饥饿,让中国百姓都吃饱肚子先。 既不响亮,也不华丽,更不感人。 但是百姓们得知王茂如的竞选总统口号之后,顿时激动得泪流满面,这是一个爱民的总统,如果选他的话,我们才有生活下去的希望。是啊,比起什么开疆裂土,什么丰功伟绩,吃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老百姓们需要的就是吃饱肚子啊。 《中国无饥民!中国需要他!》——燕京ri报头版头条。 《王茂如宣布将带领中国战胜饥饿》——申报头版头条。 《这样的总统,这样的实在,这样的爱民》——中国之眼头版头条。 《中国无饥民,何不放试一试?》——武汉ri报头版头条。 《我们需要这样一个爱国的总统》——羊城ri报头版头条。 …… 王茂如竞选总统并没有进行多大的宣传,一切宣传似乎都出自于媒体自发的行为,尤其是以袁克文为代表的袁氏传媒集团和以费婉婷为代表的荆楚文化传媒集团,这来那个大传媒集团似乎越来越喜欢垄断和兼并了,不断地对全中国各地的报纸进行收购。其中,荆楚文化传媒集团在全国收购了近一百家报纸,而袁氏传媒集团收购了七十几家报纸,但是袁氏传媒却收购了数家电台,而与此同时,新近崛起两家传媒公司分别是中国龙传媒集团和高陵传媒集团。王茂如打电话给李木鱼调查得知,这两家传媒集团的幕后大老板分别是浦继和金秀山。浦继是看王茂如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永远跟着大哥走吃香的喝辣的什么都有,而金秀山则是在发展电影业上逐渐取得了成就,为了他的电影业发展,收购报纸和电台做宣传工作。 不过这四家传媒集团和王茂如的关系倒也真是不浅,情人的荆楚传媒文化集团,恩人的袁氏文化传媒集团,结拜兄弟的中国龙传媒集团,以及小老弟的高陵文化传媒集团,不需要王茂如打电话或者拍电报给他们,在王茂如宣布参选之后,这四家文化传媒集团立即开动宣传工具进行宣传了。 只是最近费婉婷许久不出现了,王茂如想要找她总被各种借口拒绝,弄得王茂如很是疑惑,当然他此时忙的很,既然不主动见他,王茂如便自己忙着自己的事情了。 此时,浦继和师少阳同时来到王茂如的府上,游说王茂如加入青促会或者复兴党,王茂如将两个党派的主要负责人都叫齐了,这才对他们说道:“我是绝对不会加入你们之中的任何一方的。” “秀盛,你……”浦继这次来可是受到了青促会的全体同仁的支持,说你要是不能够将王茂如吸引进入青促会,你这副会长可就白当了。那威信算是扫地了,你们可是生死结拜兄弟啊。浦继平ri里有些爱嘴上逞英豪,如今倒是犯难了,只得硬着头皮请王茂如。当然,复兴党的主席参议长师少阳此次前来的目的也是如此,如果王茂如加入复兴党,则复兴党必定成为中国第一大党派。 面临两个党派递过来的橄榄枝,王茂如却都拒绝了,他的理由很简单,他是两个党派的平衡者,并且他知道自己加入任何一个党派之后,会给这个党派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将来势必会出现一面倒的局面——一党制。所以王茂如将浦继和师少阳同时叫来,细心地对他们说:“你们都是近些年逐渐崛起的党派,你们的政治目的无非是对这个国家进行更大的改良,但是只要是党派就有党派利益,我不希望自己加入的党派因为本身的利益而消灭另一方。青促会和复兴党,尽管外壳不一样,但是实际上都是源于我们在东北时期的政治宣传需要,青促会发展的人员更加倾向于年轻人,而复兴党更加拉拢一些士绅名流以及传统观念的国人,所以你们即使对手,又是相互补充的朋友。你们应该竞争,同时一旦出现第三方,民党,进步党等等其他党派,你们就要将他们的生存空间积压掉。” “你是说?我们联手?”浦继惊讶道。 王茂如笑道:“是,表面上,你们打得不可开交,暗里地,你们联手剿灭其他党派的生存空间,让中国置于你们的保护之中。”见两人都有所意动,王茂如继续说道:“但是归根结底,不管是青促会还是复兴党,都是为了国家着想,你们都需要政治献金,谁给你们政治献金呢?” 浦继挠着头笑道:“青促会最大的政治献金来源就是你了,当然,我也出了一部分资金,另外四川的刘家,广东的黄家,南洋的林家等等。” 师少阳也点头道:“是啊,我们复兴党的花销,除了各个党员的党费,就是一些家族的政治献金了。例如山西乔家,东北的邱家,直隶的刘家。这些人的利益不单和复兴党息息相关,也和中国利益息息相关。” 王茂如笑道:“所以,我即将准备召开一个会议,一个只有世家才能参加的会议。” “世家才能参加的会议?”浦继惊讶道。 王茂如点了点头,道:“是的,决定中国命运的世家会议。只有支持两个党派的世家,才有资格进入世家会议。” 浦继顿时大感兴趣,搓着手说什么时候召开,王茂如说你们提供名单,最主要的是,这些世家必须全心全意地为将复兴伟大中国作为家族荣耀,而不是只顾着看眼前的利益。 “好,你等着。”浦继高兴地说道。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