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筹划三十六世家会议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筹划三十六世家会议

随后浦继便和复兴党的秘书官何克强一起,研究起王茂如提出的这个会议名单的人选来。首届中国世家会议的举办场所就在北京故宫的雍和宫内举行,届时小皇帝等一家人也必须躲起来。在皇宫举行这一届世家会议的寓意很明显,象征着这些人是决定中国的命运人家。 在浦继与何克强制定的名单之中,爱国与财富是极其重要的衡量标准。在王茂如的限制下,中国世家会议名单仅仅有三十六家,南北各十八家,南方省份中分别是广东陆丰的黄氏家族、广州唐家(唐绍仪)和伍家,南洋的林家和黄家,安徽的李家(李鸿章子孙)和段家(段祺瑞),湖南的曾家(曾国藩子孙),四川的刘家(刘湘刘文辉家族)和谢家,广西的陆家(陆荣廷家族),云南的龙家,江西陈家和熊家,浙江的叶家和方家,福建的林家,贵州的王家,湖北黄家。 北方十八家分别是山西的乔家,直隶的浦家(浦继家族)、刘家、曹家(曹锟)、冯家(冯国璋子孙),天津的赵家和孟家,关外的邱家、王家(王茂如)、张家(张作霖家族),山东的孔家(孔子后裔)和孟家(孟子后裔),河南的袁家(袁世凯后裔),宁夏的马家(回族),江苏的张家(张謇)、荣家和黄家,热河的盖家。 在这个名单之中,全部都是支持青促会和复兴党的家族,有的财富通天。有的尽管财富并不多但是政治影响甚大。当然,论财势或者政治影响力,还有其他家族可以入选这份名单。然而在名单之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世家必须无条件的支持王茂如。 只有支持王茂如,支持青促会或者复兴党的世家家族才有资格入选这份名单,成为未来决定中国前途的家族。 这份名单在经过王茂如仔细勘定,最终认可的候选人,随后他立即与浦继等人制定时间召集会议决定组成联盟。而具体家族会议时间为民国十三年的2月22日,即农历正月十八日。随后王茂如由派遣副官白顺子秘密前往各处,将请柬秘密送到各个家族家主手中。并采取必要手段警告其保密性原则。 党派是在政治上的控制,可是从党派的组成上来看,将来未必不出现野心者控制党派。从而动摇王茂如的统治的方法。 当然,这是王茂如在进一步控制中国的一步重要棋子,只有让更多的人参与这场角逐,更多人支持他的角逐。将来的他一切才会更加夯实。一个集合中国三十六家财阀于一身的联盟。即将在他的手中出现,而三十六家财阀也同样控制在王茂如的手中。当他能够指挥一个国家百分之三十的财富走向的时候,那么他就不会在乎任何一个对手了。 而将家族利益捆绑到一起之后,王茂如的家族命运和中国的命运以及其他三十五个能够影响和动摇中国的家族捆绑在一起,才能够让他的家族长久不衰。 也是在他去世之后会出现新的领导人,或者野心家,但是这个野心家想要再撼动王茂如的一切,恐怕要面临三十六个中国世家的挑战了。 王茂如也迈出自己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一步,在表面上竞选总统的同时。暗中布置着数道杀手锏,以更加完整地控制着中国,实现他心中的中国之未来。 当白顺子带着王茂如发出的三十五张金卡前往各地之后,李木鱼匆匆赶往王茂如府上,并且屏退他人,对王茂如说道:“报告大元帅,根据我们的密探得知,荆楚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费婉婷女士……” “怎么?”王茂如心中一寒,莫非她背叛了自己不成? 李木鱼看到王茂如阴冷的眼神,连忙说道:“费女士怀孕了,已经四个月了,是您的孩子。只是她为什么不告诉您,卑职也不明白。” 王茂如的神色转阴为晴,道:“沐尘,如今我已经从军界脱身,你不必称呼自己为卑职了。” 李木鱼敬礼道:“大元帅,您永远是我的上司,不管您做什么工作,卑职也永远只听您一个人的差遣。” 王茂如笑了笑,道:“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是。”李木鱼离开了,王茂如倒是记起来,前一段时间自己要去费婉婷的住处,她一直不让自己看到她,原来居然是怀孕了。而且论起月份来,比智雅的月份还大一个月,她怎么不让自己知道呢。 随后他驱车前往费婉婷的住处,又被丫鬟挡住,不过这次王茂如倒是没那么客气,瞪了一眼那丫鬟。丫鬟看到王茂如的眼神之后吓得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岂会不知道这人是谁,赶紧躲到一旁。 王茂如走上了楼,见到费婉婷正在看着报纸和财务报表,一面在玻璃房中晒着太阳,小腹已经渐渐隆起了,顿时气得不行走过去瞪着她看。费婉婷似乎早就料到王茂如的态度的反应,也对他来到顶楼阳台早并不如何热心,只是微微地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便继续看着报纸。 “给我个解释。”王茂如道。 费婉婷放下报纸,这才正视王茂如,道:“不需要什么解释了,这孩子是我的,尽管你是他的父亲,可是这孩子就是我的。” 王茂如道:“什么意思?” 费婉婷道:“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我是你的情人,是不是?” 王茂如愕然,无法回答,情人这个词倒是很美好,但是一旦和家庭孩子等扯上关系,就不那么美好了。 费婉婷见他的反应如此,泯然一笑道:“我早就料到了。你肯定是这个样子的,你的女人太多了,我也不想去你的家里。做你的金丝雀。我有我的事业,我还有我的孩子。等孩子出生了,长大了,我会告诉他他的父亲是谁,但是他永远是我的。他也永远姓费,不姓王。” 王茂如蹲坐在她身边的小凳子上,苦笑道:“婉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变化这么大?” 费婉婷道:“我只是在得知自己怀孕之后,突然觉得,我要做一些什么。将来让我的孩子足以骄傲。还有,我绝不会给你做小老婆的,绝对不会。” 王茂如道:“这是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费婉婷道,“女人做事一定要讲道理。讲规则吗?” “额……不需要吧。”王茂如说道。 费婉婷点了点头。昔日娇弱的脸蛋上因为怀孕有些渐渐圆润了,并且两道眉毛倒是越来越犀利,眼神也愈发明亮起来,她一面抚摸着肚子一面说道:“你不可能只是我一个人的,但是孩子永远只是我一个人的。” 她这句硬邦邦的话,让王茂如顿时想到了一个人,他的六夫人那个性格刚毅的吴秋月来,吴秋月烈性得很。喜欢王茂如就是喜欢,不管多久不管地位多么悬殊。她都会等待追逐。可是吴秋月一旦发现自己作为女人的价值被否定之后(不能生育),心灰意冷出家为尼,最终因为意外而丧命。 “唉。”王茂如叹了口气。 费婉婷牵起王茂如的手,说:“秀盛,我会带好我们的孩子的,而且……我之所以让他姓费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什么原因?”王茂如问。 费婉婷道:“我最近一直在读历史书籍,在历史书籍中,很多政治上失败的人,其家族被连根拔起遭到株连。尽管是你成功的,可是如果一旦你失败了呢,你的孩子都将遭受牵连。所以我让我的孩子姓费,将来如果王家出事,他们将改回王姓继承你的香火,如果没有事,他们将一直姓费。” 王茂如不禁摇头笑道:“你这都是从哪得到的警觉啊?岂能会友这种事?” 费婉婷道:“防患于未然。” 王茂如搂着她的肩膀道:“好好好,只要你开心,一切都好。” 费婉婷道:“我要开心,就希望你只有我一个女人,你能做到吗?” “哦……这个嘛……” “算了。”费婉婷瞪了他一眼,“我看你也做不到,今天罚你亲手给我做饭,服侍我睡觉。我前些天让丫鬟挡着你不让你上来,你居然就真的转身就走,哼哼!你真是可恶得很呢!” “你挡着我,不就是不想见我吗?” “笨蛋秀盛,你难道不知道女人说不想不行就是想要的意思吗?你真是笨蛋。”费婉婷气结道。 晚间王茂如亲自下厨,给费婉婷烧了两样菜,一样太咸一样烧焦了,不得已只好又让厨师给重新做了几样菜。两人一面吃起来一面聊着孩子未来长相,未来的安排,以及孩子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不同。 席间王茂如和费婉婷说起来三十六世家会议一事,费婉婷思考许久说道:“秀盛,这个办法好是好,但是谨防有人作恶,一定要制成规矩,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这三十六世家不单单要遵守规矩,还要有相应的惩罚制度,谁家做了什么对不起国家民族的事情,就要遭到惩罚。最为重要的一点,这三十六世家的大部分资产必须都留在国内,宗嗣祠堂也必须留在国内。以免被外国控制继而控制中国,谨防明末的晋商。” 王茂如知道她的警告,明末晋商私自向后金贩卖铁器盔甲等,最终使得努尔哈赤的后金军队强大,以此为例,他赞美道:“你真是我的女诸葛啊。” 费婉婷道:“哼!我要不是聪明一点儿,怎么能是燕京日报首席大记者呢?还有啊,将来,我们湖北费家也要成为三十六世家之一。” 王茂如苦笑道:“这恐怕很难吧?” 费婉婷目光坚毅,道:“为了我儿子和女儿,将来费家一定要做三十六世家之一,你不帮我,我自己想办法。你不管你孩子了,我还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