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民国的医患冲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民国的医患冲突

上海老绍兴百货商店门口,三龙帮的几个地痞百无聊赖地等着,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赖疤问道:“阿毛哥,那瘪三不会是骗咱们吧?” “个乡巴佬!连我也敢骗!”阿毛哥也等的不耐烦了,立即纠集了手下准备杀到王为民家中去找他。 温小婉没有来是因为王为民刚刚和她说完工作的事儿,大舅妈便在屋子里叫道:“不好啦,不好啦,小石头发高烧了!” “什么?”温小婉一惊,立即往回赶。 王为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急道:“你干什么?” “小石头发烧了。” “他发烧重要还是你找工作重要?”王为民怒道。 温小婉一听这话也怒了,一甩胳膊没甩开,气道:“放手,你放尊重一些。” 王为民赶紧放开,说道:“小婉,姑父这是为你好,你说你带着一个小拖油瓶……” “啪!”温小婉给了他一巴掌,正打在他受伤的右脸上,惊得王为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温小婉叱道:“小石头不是拖油瓶!你给我滚!我也不需要你介绍工作,滚!”说完三两步跑进屋子里,抱着晁靖州和舅妈一起急匆匆跑了出来,经过失魂落魄的王为民的时候,舅妈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两个女人跑到街口,坐上了人力车,赶紧跑到一家诊所,医生说是急性肺炎,必须要到洋人的大医院去。他们这里治不好。舅妈一听苦着脸,去洋人的大医院,他们哪有那个钱呢。温小婉咬了咬牙。道:“舅妈,别管那么多了,救人要紧,一切我来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呢。”舅妈垂泪道。 两人来到一家美国人的医院,倒是一个中国医生给孩子看病的,他看到两人衣着寒酸,便说道:“先交抵押金。这种急性肺炎治疗费可不是小数目。” “医生,你先救人,我们一定会筹集足够的。”舅妈哀求道。 “哪能?”医生推了推眼镜。“依拉好歹是个明事人,这种事哪能做的来哟。” “我求求你了。”舅妈一着急,立即下跪哭求道,“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求求你。我一定能弄到钱的。” “不行,不行,今天你就是哭死在这里,没钱也照样不行。”医生不悦地说,“护士,护士诶把他弄走啊……你干什么?” 一把手术刀架在了医生的脖子上了,原来是温小婉见到一旁的托盘中放着一套手术器具,里面有一把手术刀没有放入。她实在没了办法了。拿起手术刀便架在了医生脖子上,说道:“快点。给我侄子治病,要是我侄子死了,你给他陪葬吧!”舅妈也吓得不知道说什么话了,呆呆地看着这个有些急疯了的侄女。 “神经病!你放开我……啊……流血了……流血了……”医生尖叫道。 顿时引来了很多人,有护士,有医生,有患者,还有护卫,不过大家看到这一幕之后都惊呆了。 “快点给我外甥治病!”温小婉从未做过这样疯狂的事情,但是为了小石头,她抛去一切了,她发狠忽然在医生肩膀上刺了一刀,那医生惨叫起来,鲜血喷溅到她的脸上,她咬着牙说道:“快给我侄子治病,快!” 这时候两个美国医生跑过来,问清楚怎么回事,立即说道:“女士,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我们这就治病!”然后叫护士拿药品来立即给晁靖州治疗,就在这血淋淋的医护室内,两个美国医生既害怕她伤害到中国医生,又害怕她发疯。 不过幸好的是,温小婉劫持的医生被吓得晕了过去,没有反抗,晁靖州的病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温小婉也知道自己犯下的事儿,索性一错到底说:“舅妈,你在这里看着,什么时候小石头病好了,什么时候叫我。” “这位女士,你放开他吧,我们保证给你的孩子治好。”詹姆斯医生说道。 温小婉摇头,道:“我不相信,我要等他烧退了才行。” 詹姆斯道:“女士,我以上帝的子民的名义担保,而且你看,刘医生正受伤呢。” 温小婉说:“他只是受了皮外伤而已。” “女士,你不必这样啊,我们是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不是战场。”哈达威医生劝道。 温小婉道:“我现在手中没有钱,但是我一定会还给你们钱的。如果我不用这种方式来救小石头,他就会死。是你们逼我的,如果不是要把我们赶走,我也不会这么做。现在讨论谁对谁错不重要了,我也会对我所做的一切负责。只是在这之前,我要保证小石头病好。” 詹姆斯道:“女士,我们了解你的遭遇,刘医生做的不对,他的眼中只有金钱,违背了医生的天职,这是他的错。可是你这样劫持下去,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 “已经这样了,我不在乎更糟糕了。”温小婉心中做了定论,断然拒绝道。 早就有人报了警,二十几个警察来了,但是医务室狭小,又害怕伤害到医生和美国医生,而且两个美国医生詹姆斯和哈达威也为这个个子不高的中国女孩所折服,暗中想帮助她,便以保护刘医生和孩子医护安全为借口,留在医务室内。现在,警察很头疼,他们摸不清里面的情况,不敢贸然进去,听说女孩要等着那个生病的孩子烧退自动放人,不知如何是好了,于是请示淞沪州警察署长。 此时的淞沪州警察署长康定甲正与淞沪州州长宋鲁平、海关总署署长张毅伟、上海县县长姚耐、淞沪州财政署长乐正以及他们的夫人们一起欢迎王茂如的夫人乌兰图雅,乌兰图雅本想低调抵达上海,可是青帮人多嘴杂,有人将消息透露给了淞沪警察署,康定甲得知王茂如的大夫人来了,顿时惊讶向宋鲁平报告。淞沪州一干名人这才立即跑到乌兰图雅所在的大酒店求见,并宴请其参加欢迎宴会。 乌兰图雅哪有心思参加什么宴会,可是盛情难却,尤其是席间还有顾维钧之父顾溶执作为淞沪州的元老邀请,论起亲属关系,乌兰图雅得叫顾溶执医生伯父,于是只得前往参宴。 众人在做恭维的时候,忽然来了两个警察,急匆匆地向康定甲报告,康定甲脸色一变。倒是乐正笑呵呵地问道:“康署长,发生了何事了?” “有个女人劫持了凯斯勒医院的美国医生。”康定甲道。 乌兰图雅也望了过来,康定甲连忙致歉道:“夫人,让您不高兴了,我这就处理去。”乌兰图雅问:“她为什么要劫持医生?”康定甲道:“据说是花不起医药费。”乌兰图雅叹道:“也是一个辛苦人,不要为难了她。”康定甲忙道:“是,夫人。” 乌兰图雅招呼贝小坤来,说:“我这里有一千银元,你跟着警察过去,替那贫苦家女孩了事了吧。若不是穷极,她肯定不会做出这种傻事啊。” 贝小坤便跟着警察去了,前往医院将这件事请与院方一说,院方说要是刘医生不追究的话一切都好说,这件事还得看刘医生的。贝小坤便代表乌兰图雅走过去,说道:“这位女士,请不要动手,我是来帮助你的。” 温小婉见他走近了,忙道:“你站住!” 贝小坤道:“我家夫人已经替你的孩子解决了医药问题了,如果刘医生不追究你的责任,你也将不会被追责。” “你家夫人是谁?” “我家夫人是尚武大元帅妻子东蒙古九公主乌兰图雅。”贝小坤骄傲地说道。 温小婉吃惊起来,这么巧?又遇到乌兰图雅?她放下手中的刀子,刘医生此时已经醒来了,见到刀子没了,顿时尖叫着跑了出去,喊道:“抓住她,抓住她,她是凶手,她是凶手!”警察一拥而入,将温小婉抓了起来,当温小婉被带出来的时候,贝小坤走过来说道:“夫人吩咐,你们对她态度好一些。”与温小婉四目相对的时候,贝小坤感觉这个女人非常熟悉,却猛然间想不起来她是谁了。温小婉因为伤害和劫持,被警察压入了女子监狱留审去了。 贝小坤一直都觉得这女人很熟悉,回到淞沪州州长为大夫人乌兰图雅安排的宾馆之后,还是觉得哪里见过但想不起来了,直到青帮的人找来说再宽限两日,贝小坤忽然想到那个女孩为什么那么熟悉了,原来她就是夫人要找的人。他也曾经看过大夫人提供的照片,只是照片是两年前的了,而且那个时候的温小婉青春飞扬,如今的温小婉脸上早就没有了那无忧无虑的天真,取而代之的是为生活忧心忡忡的坚毅。 他将这件事报告给乌兰图雅之后,乌兰图雅立即驱车前往淞沪女子监狱,要求见到乌兰图雅,不过狱卒却说想见到女囚也可以,得给点意思意思。乌兰图雅听后一愣,自己居然被勒索了,贝小坤气的要掏枪毙了狱卒,乌兰图雅说这里是人家地盘,不要乱动,便给了十块大洋,终于再一次见到了自己的这个干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