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民事案件成外交事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民事案件成外交事件

温小婉早就料到这种情况,当乌兰图雅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穿着青色粗布囚衣带着手镣脚铐的她从容地笑了笑,道:“姐姐,又见到你了。”她的双眼仍然是那样明亮,坚强,这是一个何等韧性的女孩啊。 现在,连自认坚强的乌兰图雅也忍不住流出泪来,哽咽说:“妹妹放心,只需一天你即可出来,相信姐姐,便是拼了老命也要救你出来。” 温小婉却道:“谢谢姐姐,不过姐姐无需如此,我做错事,自然会承担责任。” “你我姐妹何须说谢谢,你劫持医生,是不是是因为石头……”乌兰图雅踌躇地问道,话说了一半却说不出来了。 “是。”温小婉点头说。 乌兰图雅惭愧道:“都怪我,妹妹,你今天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都是我的错啊。” 温小婉反而劝慰她了,说道:“姐姐何须自责呢,一切都是我的命啊。” 乌兰图雅离开监狱之前又买通了监狱看守,要求好好待她,典狱长现在知道了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寻常人寻常事,岂能不好好相待。随后乌兰图雅立即给各方打电话,淞沪州长、警察署长等等,不过一提到这个案子大家都大摇其头,其原因是这个案子不但涉及了伤害绑架,而且受害者并非中国国籍,而是美国国籍的华人。这个美籍华人刘医生尽管在美国受到《排华法案》的歧视,但是他回到中国之后又歧视中国人。认为你一个下贱的国人居然敢绑架自己,兼职是奇耻大辱。刘医生扬言一定要求严惩,并且到上海美国领事馆进行申诉。请美国政府出面给中国政府施压。美国领事原本都不愿意接待这案件,但是打听到其中有些内幕,便横插一手,以美国人权为借口要求淞沪州政府“严肃对待”。 这件事演绎到了现在,民事案件变成了外交事件了,乌兰图雅不知道怎么办了,青帮大佬杜月笙建议说不如收买看守。直接从监狱带走人得了。可是这件事已经上升到了政治高度,中国人刺伤美国人,警察署长康定甲严厉要求看守住要犯。监狱长也不敢干这事儿啊。 一时之间没了办法,乌兰图雅先是将小石头和舅妈先安顿好,并且上海买了一栋别墅给两人居住,偷偷地看看自己的孩子。见到小石头乖巧懂事。不可也不闹,小小年纪知道心疼人了,还笨拙地给温小婉的舅妈捶背揉肩,顿时哭得一塌糊涂,却不敢相认。 随后乌兰图雅给王茂如打过去电话,详细讲了温家和晁家的遭遇,又讲了小石头现在的情况和温小婉案件,王茂如仔细想了想。说你千万要冷静,这件事我来想办法解决。王茂如便找到了美国驻华大使舒尔曼。舒尔曼听到王茂如说要保护温小婉,惊讶地问为什么,这也是外交事件?王茂如没有办法解释他和温小婉之间复杂的关系,只得胡诌八列说:“她是我的情人之一,老朋友,你知道我的生活有些太过精彩了,所以……”王茂如的情人众多,这些老外们也知道,舒尔曼一听到原来是这么一层关系,顿时哈哈大笑拍掌道:“好,我亲爱的朋友,我给上海领事馆打电话。不过这件事应该让刘医生主动撤诉,而不是司法干预,美国政府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谢谢你,我的老朋友。”王茂如道。 舒尔曼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笑道:“王,没想到你的精力这么旺盛,看来东方的确是非常神秘啊。” 王茂如能说什么,只好苦笑着承受了舒尔曼的揶揄了。在得知温家和晁家的遭遇之后,王茂如更加心中忐忑起来,他们的遭遇是不是正应了师傅的那些卦呢?这一瞬间,那些让他理解为玄之又玄的宿命论,再一次在他的心中回响起来。 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温家和晁家两家遇难,应了一劫啊,王茂如心中叹道。 现在难题是怎么让这个姓刘的美籍华人医生放弃起诉温小婉,这时候放假的冯尹彬拜访王茂如,见王茂如愁眉不展,关切道:“老师,您有什么烦心事吗?” 王茂如便将这件事讲给他,冯尹彬立即说道:“这件事我来试一试,如果这个刘医生柴米油盐不进,我再试一试别的办法。”所谓别的办法,就是指非正常途径了,王茂如想了想吩咐说最好还是能用正常途径解决,便点头同意了他,冯尹彬立即乘坐飞机赶赴江苏省淞沪州上海县。 冯尹彬之所以放假是军部之中由于近卫总部和安全总部合并,中情司和缉侦司也正在尝试进行合并,不过双方的合并过程并不愉快,都想着压着对方一头。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两个部门仍然各行其职,缉侦司没了王茂如的支持,只能转而开始保护其王茂如的安全来。 军方力量保护非军方人士,也成了一大怪事,不过缉侦司不跟中情司捣乱,中情司大佬李木鱼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了。如今缉侦司管辖的事情少了许多,有一些闲的蛋疼整日无所事事,冯尹彬说去上海替大夫人解决问题,戴春风也跳起来说自己要跟着去。 两人带着手下,乘坐飞机抵达上海的时候已经有一些天色幽暗了,他们立即拜访乌兰图雅,并且了解案情进展。由于这个案子是中国人刺伤美国人,所以美国人刘医生认为应该在公共租界的法院审判。淞沪州州长宋鲁平立即驳斥说案件发生在中国境内,必须由中国法院审判,双方为这件事争执了许久,后来因为舒尔曼打电话给美国上海领事馆领事,美方做出让步,在非租界的中国法院审理。 这刘医生受了刺激,原本是一个极为吝啬的人,这次花了大价钱请了著名律师,一定要让温小婉坐牢做到底。而乌兰图雅出资为温小婉找的律师同样也是非常有名,并被称之为上海王牌大律师的王泰基王律师,使得此案升级成了轰动上海滩的大案。王泰基熟悉各国法律,尤其是善于利用法律空子,可以说他的官司胜算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一般价格和一般身份的人根本请不动他。为一个民女有人暗中花钱请来了王泰基,说明这名女其背景想当深厚了。 冯尹彬又与大律师王泰基谈起案件,说起这件案子实际上已经由民事案件上升为政治事件了,如果败了,此举将刺激国内民愤,使得国内爱国青年做出剧烈反应。 王泰基对于这个年轻人的犀利的目光很是惊讶,回去之后稍微一打听就知道了这个人是谁,顿时对这案件更加重视起来。通过了一些人的了解,冯尹彬反倒是对温小婉彪悍的举动有些感兴趣了,便前往监狱探望温小婉详细问询经过。 温小婉见到他也觉得熟悉,好像是王茂如身边的人吧。 “你是?”温小婉犹豫不定问。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冯尹彬,字继华。”冯尹彬彬彬有礼地说,“我是大夫人现在的助理,也是保护你的安全的负责人。”温小婉笑了,冯尹彬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没有,我现在在这里很好,吃的好,住的暖,还不需要为房费担心。”温小婉笑道。 冯尹彬摇头笑了笑,叹了口气,道:“小姑娘,我很佩服你。” “小姑娘?”温小婉愣了,多久没有人叫自己小姑娘了,她自己都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小姑娘了,是一个养活一家子的女人啊。 冯尹彬道:“你今年二十岁吧,我二十九岁,我不叫你小姑娘叫你老太婆啊。”他笑了起来。 “二十一,虚岁二十一。”温小婉道,“我是九月份生人,虚两岁。” 冯尹彬笑道:“我很佩服你,居然有勇气拿着刀子就劫持医生,非要人家给小石头治病,你太厉害了,女中豪杰,这要是放在清末,你和鉴湖女侠没区别。对了,你们都是江南女子,江南女子多奇人啊。” “承蒙夸奖。”温小婉抬起头,说道:“我想起你来了,你不就是那个江苏杀人狂吗?杀了齐燮元的人?” 冯尹彬打了一个手响笑道:“对,我就是那个杀人狂。” 两人倒是热情地交谈上了,门外戴春风郁闷不已,心说老大可真有你的,不会是看上监狱里的这个妞了吧,嗨你说你的口味也太奇特了,那么多大家闺秀你看不上眼,居然看上了一个绑架犯。冯尹彬来了上海之后,本来是希望帮忙的,结果发现忙没有帮上,反倒是通过和温小婉的聊天慢慢地心中喜欢上了这位姑娘,倒是没事就去女子监狱探监。他是缉侦司大佬,监狱的典狱长也不敢催人,除非有其他人探监,否则冯尹彬和温小婉聊到什么时候都可以。冯尹彬便将这件事交给了戴春风来办理,戴春风苦着脸说我以为能来上海吹吹风轻松一下,谁成想你倒是轻松了,事情全都交给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