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赢了官司输了良心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赢了官司输了良心

()这期间乌兰图雅找了许多人去说情,甚至经过王茂如的斡旋美国方面也不再咄咄逼人,美国上海领事也劝刘医生罢手,但他就是不肯低头,一定要告到低,并将委托人送来的几万银元的银票当场撕碎。 这刘医生不是什么政治人物,也没有办法用正是方法来对付,所以这件事倒是很是棘手,尤其是租界内外诸多媒体盯着,施压的办法更是不行了。 戴chun风仔细分析下来,这刘医生想要打赢官司,肯定要讲证据,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温小婉不利,怎么才能让局势对温小婉有利呢?做假证吗?那两个美国医生肯定不行,而温小婉的舅妈一个北方老太太也不行,被对方律师三诈两诈肯定露馅了——对咯,对方的律师。戴chun风可是自己是干什么的,立即找到青帮杜月笙合作,一起收拾一下对方的律师。情报机关和帮会联手,对付一个律师,这荒唐之举还真是合作的天衣无缝。小花招sāo扰得刘医生的律师不堪其扰,只得辞去给刘医生做诉讼律师的工作。刘医生着急地临时请其他人做律师,其他人早就得到了jing告,哪里肯给他做律师,最终刘医生无奈自己给自己做律师。 而后戴chun风找到王泰基处,王泰基仔细考虑之后认为,这件案件如果做有罪辩护最多判罚三年,但是如果做无罪辩护一旦失败将判罚十年以上,而且必须兵出险招。 戴chun风拍马屁道:“若是做有罪辩护也就不必麻烦您这么一位高人了。” 王泰基想了想道:“我知道有一款法律正在全国推广,尚武大元帅首先提出的《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中明确规定,妇女在受到人格侮辱猥亵的时候有自卫权。” “对啊。”戴chun风道。 “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入手。”王泰基目光熠熠生辉道。 这刘医生尽管贪财吝啬,但是xing格却很是偏激,尤其是被温小婉挟持一事激发了他心中最偏激的地方,果真是宁可断头也不让步。本来在美国就受白人歧视,结果到了中国还受到大陆中国人威胁,岂能让他心甘情愿。白人欺负我也就罢了。你一个中国人也敢欺负我! 宣判ri当天,淞沪州各大报社纷纷派遣记者进行旁听,而因为这案件设计中国人与外国人的冲突,法庭当天宣布不设陪审团——陪审团都是国人,以免给外国人留有口舌说国人偏袒不尊重法律和事实。因此这件案件的判罚也特别有难度,整个淞沪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里。 在法庭之上,乌兰图雅给温小婉请来的上海第一名嘴大律师王泰基在面临一个业余对手的时候。甚至都自觉地胜之不武,当然,他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法庭审判刚刚的时候,大律师王泰基似乎并不在乎刘医生的全部指责,而且似乎还承认下来。而在论证的阶段,大律师王泰基不否认温小婉劫持这一事件。但是他认为温小婉劫持一定是受到刺激,随后开始对刘医生进行诱供。如果刘医生有一个律师在一旁一定会发现王泰基的颠倒是非黑白的话语,可惜刘医生始终不是法律方面的人士。 王泰基忽然拎着一份文件对所有记者和听案的人说道:“法官大人,各位媒体,我这里有一份从美国通过电报传递来的记录,并且得到了美国领事馆的签字确认,这是一份关于刘医生个人品行的记录。刘医生。我在观看你的记录的时候,得知你曾经在少年时期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经历。你曾经在十六岁的时候在美国弗吉尼亚因为猥亵罪被判监禁一个月,是不是?” “你是什么意思?”刘医生被揭秘了,顿时气急了涨红着脸叫道,“这是,与本案无关。” “不,我认为有关。”王泰基立即将记录递交给陪审法官,随后说道:“这关系到一个人的jing神是否正常。” “你什么意思你?你说我神经病吗?”刘医生气急败坏道。却没有料到王泰基一步一步地将他引入自己的圈套之中。 “没什么,只是我在想作为一个生理上正常的男人,难道你在看到温姑娘的时候,没有想过垂涎她的美sè?”大律师王泰基坏笑着道,“你在十六岁就已经有这个了,难道现在反而没有了?不正常啊。” “混蛋,就算是有。也和本案无关!” “就算有也无关?” “无关!” “到底有没有?” “有,怎么了?” 王泰基一拍手,顿时说道:“好,法官大人。对方承认曾经对温女士有过非分之想。法官大人,在救死扶伤之地,刘医生的心思没有放在救治儿童上,而是放在了带着儿童来的姑姑的身上,说明什么?再加上他十六岁的时候曾经的所作所为,我有理由相信,他是想通过威胁温女士,继而要挟她成为自己的禁脔!”随后王泰基尽量将已经愤怒得失去理智的刘医生引诱到他垂涎温小婉美sè,话语之间通过威胁孩子来要挟温小婉,刘医生不知轻重地激烈反驳,反倒是中了圈套。 案件到了这里,峰回路转,因为中国的法律自《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实施以来,对女子的保护程度得到了空前的提升,如果坐实了刘医生是因为觊觎温小婉的美sè而故意采取威胁方式,从而激怒了温小婉挥刀要挟刘医生的话,温小婉是得到免责的。不但威胁得到免责,就算是她反抗之中杀了刘医生也是免责的。刘医生是美国回来的华侨,不懂得中国的律法,或者说他没想过中国会有这样的律法。 他中计了,是的,他中了王泰基律师的圈套了,王律师以一招移花接木,使得那一切对温小婉的指责和铁证如山成为废物,法官宣布温小婉因《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属于防卫过失,因此应无罪,当庭得到释放。而刘医生却要面临着猥亵罪,被判处驱逐出中国(包括各国在华租界)的惩罚。 判决下来之后,所有人都大为满意,似乎结果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除了刘医生。 刘医生因为不熟悉中国法律,反倒成为了猥亵犯不但面临着吊销医生执照的惩罚,还要面临着驱逐出境的处罚,极度失望的他没有勇气去接受这个事实,最终选择了跳黄浦江自杀身亡。 王茂如在乌兰图雅给他的电话里得知此事前后,叹了口气说道:“这次是金钱战胜了事实,不是法律的进步,而是法律的倒退啊。”王茂如自忖他害过人,也杀过人,但那都是政治上的对手和军事上的敌人。可这一次不同,他用金钱施压,为温小婉打赢了这场瞩目的官司,却是亏心不已的。这次判决的胜利,实际上就是金钱战胜了事实。他用金钱打赢了一个无良医生,但并不能代表他做的对了。 赢了官司输了良心啊。 他再一次审视了自己的当初制定的法庭律法规则,这规则真的那么完美吗?是啊,现在的中华民国是民族资本主义的中国,即使再min zhu,都有一个前提,就是资本。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为资本服务的,有钱人主宰一切,王茂如有些混乱了,难道自己错了?还是说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一种制度是完美无瑕的,所有的制度都有漏洞。 资本主义国家为有钱人服务,布尔什维克主义国家呢,为有权人服务,有没有一种制度是为所有人的人权服务呢?王茂如不知道,他冥思苦想,认为人是自私的,为所有人服务的制度必须由圣人来执行,但绝对没有一种制度会让人成为圣人,所以不管现在的制度有多少漏洞,可是总归需要他和所有法律制定者来继续完善的。 王茂如随后问询冯尹彬才得知,那刘医生跳江自杀,王茂如更加愧疚,让冯尹彬给他收尸立碑,替他上几株香了结恩怨吧。 温小婉被判无罪之后,冯尹彬特地接她出来,说舅妈和小石头已经住进淮海路附近的一所小别墅里,温小婉说希望回老房子取点东西,冯尹彬便陪着她去了。两人乘坐汽车来到小弄堂附近,车子进不去了,冯尹彬便跟着他进去了,保卫说要跟去,冯尹彬笑说你们到不用,在这里等着吧。保卫见这小弄堂七绕八绕,倒是不担心他的安全了,便在大路上看着汽车。 温小婉住的房子比冯尹彬想象的还要远,走过了三个小弄堂,才到了地方。 冯尹彬道:“你还有什么留在这里的?她们估计都带走了吧。” 温小婉摇头道:“不,还有一个东西她们也不知道放在哪里,只有我知道。” “我能知道是什么吗?”冯尹彬问。 温小婉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东西,只是一把匕首,蒙古匕首。是他妈妈的匕首,将来如果有一天他遇到危险了,小石头可以拿着这把匕首找到他爸爸王茂如。” 冯尹彬哦了一声,两人推门而入这一间破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