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房间很简陋和寒酸,在冬季的上海还透着入骨的寒冷。一间卧室一间厨房而已,厕所还用房东的公共厕所。卧室里放了一大一小两张床,看着她住在如此简陋的房间内,冯尹彬很难想象她这样的一个女孩支撑着家,住在其中,并且如冬梅一般坚强绽放,他摇了一下头感慨说:“其实你早就应该吧这里的一切幸亏告诉我。” “告诉你?”温小婉笑了,“那时候我可不认识你。” “你看我长得这么帅,也应该知道我人好啊。”冯尹彬打趣道,“你要是早一点找我,可能我们早就相熟了。” “臭美。”温小婉啐了一口道。 冯尹彬道:“而且我还是我老师的眼线,你应该找我的老师。” 温小婉笑了,反问说:“你认为,我是依靠着他们家活着吗?” “我现在知道了,你绝对不是。”冯尹彬敬佩道。 温小婉道:“我会自食其力的,过些天我会找新的住处,不会依靠他们的救济生活。” “你这样拒绝大夫人的好意,不太好吧?”冯尹彬忙说道。 温小婉瞪起了眼睛,两撇剑眉透露着她的倔强和顽强,“温家的家训就是自食其力,姐姐能帮我的都帮我了,我承她的情,但是有些事情她不能帮我,我也不需要她帮我,救济我。我不是废物,我是温小婉,无锡温家的女人。” 两人出了门口,却见到七八个青皮赖在门口。挡住了去路。冯尹彬冷笑道:“你们是什么人?青帮?” “青帮?他们早他妈过时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瞪着眼睛道,“小胡子,瞧好了。大爷是三龙帮的赖疤!旁边这位,是我们三龙帮的阿毛哥,在上海滩打听一下阿毛哥,你就知道厉害了。” 冯尹彬嘴角翘了翘,倒是好多年没有遇到这么愣的人了,居然光天化日之下打劫,嘲笑道:“久仰久仰。不知你们堵在门口有何贵干?” 赖疤指着后面的温小婉说道:“你后面那位,小娘皮,他的姑父欠我们两百块大洋还不上。把她卖给我们了。” “无赖!他欠你们钱,和我有什么关系。”温小婉怒道,瞪得眼睛滴溜溜圆。 杏仁大眼怒中带俏,美人一怒却不是招人厌恶反而露出三分娇嗔。阿毛哥顿时喜欢这女人生气的模样了。站起来色眯眯地说道:“小娘皮一生气起来真带劲,要不是和虎爷打好招呼了,我倒是想纳了你做妾。今天你姑父告诉我们你一定来,我们还不信,就把他也给绑来了,来,带上来。” 两个手下在拐角抬着一个麻袋走来,一打开口袋。被捆得严严实实的王为民叫道:“别杀我,别杀我。你们带走我侄女吧,带走她吧。求求你们别把我扔黄浦江去,求求你们了!”一抬头见到众人齐刷刷地看着他,尤其是温小婉更是对他怒目相视,王为民大为尴尬,不过这厮也足够无耻,顿时一个抽搐装作晕了倒了下去,来一个无耻的眼不见为净。 “无耻!”温小婉啐道,“告诉你们,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冯尹彬摇头笑了笑,说:“小婉,你还没有明白吗?他们要的不是什么关系,他们要的就是你,说白了就是欺男霸女。” “北佬说的慢清爽的嘛。”阿毛哥笑道,“希望你做人也清爽一点,赶紧滚。” 冯尹彬道:“不就是两百大洋嘛,我给你们吧。” “两百?那是十天前!”赖疤跳起来喊道,“我们这儿欠的钱,可不是那么算的,你当我们三龙帮是开银行呢?” “你说多少?”冯尹彬脸上还是挂着微笑问。 “至少要……”赖疤看向阿毛哥,阿毛哥伸出四根手指头,赖疤立即说道:“四百!” “啪!” 阿毛哥狠狠地给赖疤一个嘴巴,骂道:“四百你个死人头!是四万,四万!” 冯尹彬道:“阿毛哥,你这就不对了,这利滚利也没有这么个滚法。” “你不是有钱吗?你不知逞英雄吗?怎么?没钱了?”阿毛哥狂笑道,他的手下也嘲笑起来。 “好,我给。”冯尹彬的手伸向怀中,忽然掏出一把手枪,白狐式制式手枪,七发9毫米手枪弹,阿毛哥一愣,道:“妈比的,还有真家伙。” “砰!”冯尹彬的眼神之中露着杀气,一枪击中了阿毛哥的左手,将他的左手打烂了,又一枪击中了一个跃跃欲试的小喽啰,子弹穿过那人的大腿,疼得他躺在地上哇哇大叫。 “妈比的,算你狠,走着瞧。”阿毛哥捂着左手,赶紧带着手下溜了。 “怎么办?你开枪了,万一警察……”温小婉焦急地说。 冯尹彬笑道:“你知道袭击国家军方人员是什么罪吗?我就算是毙了他们也不为过,没事,走吧。”路过王为民的时候,他踢了他一脚,说道:“别装了,离开上海吧,三龙帮以后会找你报复的。” 王为民赶紧爬出来,没脸见侄女了,连滚带爬跑了。 温小婉看着姨夫狼狈的模样,心中百味聚在,叹道:“都是亲人,何苦如此下作?” 冯尹彬道:“亲人相残,人间悲剧啊,切不要理会与他了,这个人不值一提。”两人拎了东西,走出胡同乘坐黄包车回去了。 晚上冯尹彬回到缉侦司在上海的驻地,将三龙帮这件事与戴春风说了一下,让戴春风掂量着办一办。 戴春风却笑道:“司长,这件事不需要我们来办。” “哦?怎么?你还有其他刀子?”冯尹彬问。 戴春风眨着眼睛,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来,附耳说道:“对付狗,还要用狗咬狗的方式,我们对这种地痞无赖没劲。这三龙帮是什么东西,我听都没听过,居然也敢在上海滩称王称霸?上海滩的水可不是那么好混的啊。” 过几天之后听说正在洗白的青帮大佬忽然发动了一次袭击,指挥门徒一举将上海滩刚刚有一些小名气的三龙帮给灭了。理由就是三龙帮侮辱青帮,并且宣布青帮这是最后一战,这一战之后青帮正式开始退出江湖,所有青帮门徒从事正式工作。 三龙帮的老大虎爷不仅被砍掉两只手,还被人给阉割,三龙帮也灰飞烟灭。倒是阿毛哥运气好,因为受伤在医院里躺着,反倒是没有挨揍,等到他出院之后才知道三龙帮已经被青帮连根拔起。打破头他也想不明白,三龙帮是怎么惹到了青帮了。 在乌兰图雅回到北京之后,温小婉又带着舅妈和小石头晁靖州从别墅之中搬了出来,倔强的她不愿意靠被人的救济度日。冯尹彬暗中帮她找到了一份在报社做记者的工作,温小婉成了《沪申日报》的一名小记者。 冯尹彬也随后带着戴春风回去了,并且向王茂如说其实在上海一切都是戴春风的功劳,自己没帮忙只顾泡妞了。王茂如哈哈大笑说:“继华,难得这么多年你看到一个心仪的女孩,我支持你追求她。” 冯尹彬淡淡一笑道:“老师,再说吧,缘分这个东西强求不来,接触接触再说吧。”他对感情非常慎重,王茂如倒是知道他的性子,便不再多言语了。对于戴春风,王茂如倒是越发印象好了起来。 冯尹彬走后,有人拜访王茂如,见到名帖之后王茂如乐了,原来是老朋友刘锡三和浦继两人,并带着冯家家主李佳遇、曹家曹锐、乔家管事阎维藩。这些都是路近的北方世族,此番共同前来,目的就是年后的三十六家族会议。王茂如立即请他们到雅间一虚,浦继倒是自来熟地和其他人打着招呼,这里面他最年轻才三十六岁而已,也最是活跃。 上茶坐定之后,众人看着浦继,看来是早就商量好的一切,那浦继才说:“大哥,最近可好?看你甚是忙碌啊。”大家听到这个称呼,心中蔚然了,这两人的关系那是铁定如传说中的一般了兄弟之情了,作为这三十六家之中唯一的一个旗人,倒是颇有几分能耐,抱正了大腿啊。看那爱新觉罗皇室,都没资格进入世家会议,可见这家族会议有多苛刻了,也就是王茂如能够组织得起来。这几位家住也看到了会议的重要性,如果这三十六家家族能够组成联盟,将会影响到未来全中国的形势走向,这也是他们积极参与的原因之一。 王茂如笑道:“废话少说,你们来的目的,我猜一猜,是否想问会议主题是什么?” “然也,还是大哥你聪明。”浦继赤露露地拍马屁道。 王茂如道:“诸位,组建联盟,组建中华之精英联盟,将来这个国家不管是谁做了总统,但总要为我等控制。”他笑着展露着野心,道:“俗话说富不过三代,你我都懂这个道路,谁也不能保证将来家族会落寞。其实说句私心的话,我的家族就不能保证后代会有我们这一辈的人的忧患意识,所以我们才组成联盟,由我们这些老家伙们控制着,帮衬着,同时也相互扶持着。诸位,你们不这样想吗?” 众人倒没想到王茂如这么直接,还以为他会虚伪地说什么大道理,却见他直接进入主题,倒是不自觉地会心一笑。王茂如便与之相商年后会议的一切组织,安排,讲话,甚至盟主的选拔等等,一时之间好不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