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唐家的圣诞节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唐家的圣诞节夜

从民国元年两头受气的国务总理狼狈下野,到如今正大光明到任,可以说唐绍仪历经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和国家的大起大落。个人和国家的命运如今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人,也唯此唐绍仪了。 现在站在王茂如的跟前就是他的岳父唐绍仪,由于唐绍仪信仰基督教,所以这个圣诞节王茂如决定准备和唐绍仪一起过,而且早早地派人将唐宝琪母子三人从沈阳接来了。唐绍仪倒是无所谓,倒是唐夫人有些小抱怨,唐宝琪见到后母之后也不喜欢。家庭之中的小矛盾无处不在,唐王两家人还是愉快地共度了这个圣诞节。坚持传统思想的王家和西式的唐家纵然有许多习俗不同,可两家的关系极为密切。 两家人在一起的时候,还有一家人也跟着在王茂如家中度过圣诞的,便是岑焕春的儿子岑德广以及他的未婚妻唐宝琪的八女唐宝玫,唐宝玫年方十九,准备明年与岑德广完婚。王茂如知道岑德广此人,在历史上岑德广是汪伪政权下的高官,著名的汉奸,不过如今的岑德广仅仅是刚从日本学习院毕业回国的青年才俊,并且仪表堂堂风流倜傥,唐宝玫为其倾心也在所难免。 岑德广这次来是见一见未来的姐夫,并且求官而来,王茂如笑说你不如去军界历练一番,也不耽误一切。岑德广却害怕军中艰苦,面色为难,说明年准备结婚,恐怕军中不便。王茂如心中对他的评价更低了。这种人连入伍吃些苦头都不愿意只能享福,未来能承担什么责任。 见王茂如对其并不热忱,岑德广还是很不知趣地凑过去。就连唐宝玫都看出来了,赶紧过去拉开岑德广。唐宝琪见状偷笑起来,王茂如见她模样便知道她笑什么,冲她眨了眨眼睛求她叫开自己,岂料唐宝琪偏偏瞥了一眼不理会,反倒是跟其他姐妹说话去了,闹得王茂如好不气恼。也幸好唐宝玫将岑德广叫走了。否则王茂如便先走人了。 晚上的时候,唐家热闹起来,一起吃了一顿大餐。期大家都不谈政治只谈家中琐事,却是其乐融融。几个女儿都说唐绍仪的头发花白了,不如休息休息吧,有小姨子便抱怨说是姐夫懒惰。惹得王茂如好不尴尬。吃了饭之后大家坐在一起看着儿孙们玩耍。倒是好不快活,又听着电台里的评书故事,折腾到晚上十点了,便各自休息了。王茂如便要和宝琪住在一起,岂料到又遭到白眼,宝琪嗔道:“我许多年没见到姐姐妹妹们了,今晚我们姐妹几个人住在一起,谁要和你住一起。你单独搂着孩子们睡吧。” 呛得王茂如一阵脸红,几个姐妹哄笑着走了。十妹取笑道:“姐夫,你想媳妇了?就等一晚上嘛,还来不及啊?”被宝琪敲了一下小脑袋,几个姐妹笑得更厉害了,王茂如只好落荒而逃。在房间里哄着两个孩子采妮和宗泽睡觉,岂料到这两个小家伙一年没见到父亲,嚷嚷着让父亲多陪陪他们,瞪着眼睛不睡,非要让王茂如给他们讲故事,倒是把王茂如最后将睡着了。睡了一觉醒来,只觉得口渴,王茂如看看手表原来才睡了一个小时而已,便出门找水来喝。 走到大厅,却见到唐绍仪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雪花,擦着眼镜,叹了口气摇头苦笑着。他走了过去,道:“岳父大人,您这是……” “秀盛,你没睡?”唐绍仪道。 王茂如笑说:“睡醒了,哄孩子把自己哄睡着了,哈哈。岳父,您怎么没睡?” “人老了,睡眠就少了,唉。”唐绍仪看向窗外的月亮,脸上的落寞可现。 王茂如知道他此时肯定在四年去世的女儿唐宝玥,便坐在他身旁,也不说话,掏出烟来递给岳父。唐绍仪一愣,笑了笑接了过来香烟,却不肯抽烟,只是拿捏着。两人倒是都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唐绍仪才问道说起大选的准备如何,王茂如笑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唐绍仪叮嘱说万万不能在此期间有所意外,也不能给人把柄,国内外都盯着呢,尤其是军方的接触,这段时日特别注意。王茂如便笑道这两个月他可以和军中没有过多交涉,为的就是断绝了军方背景,军人干政的口舌。而在政治上,王茂如也取得了政府所有人的支持,百分之九十的议员表态支持王茂如担任总统。 唐绍仪便又说起未来政府之中的结构人选的问题,王茂如说还请岳父再帮我几年,唐绍仪摇头叹道:“我老了,你的这一届政府应该给更多年轻人机会。秀盛,不必劝我了,我是一定要休息休息的,准备回到广东老家休息几年。” 王茂如笑了笑想到了唐绍仪之所以下野并不是因为他老了,而是他在任的时候背负起了太多的骂名。若是让他就此退出政坛,那无异于卸磨杀驴,于是王茂如想着让唐绍仪留在身边, 如同唐绍仪这般政治常青树是需要流动的,固定在总理位置肯定不行,尤其是他做总理之后,总理的名称和作用将会改变,如果唐绍仪在这个位置上却是不合适。王茂如于是问道:“岳父大人,若您卸任总理一职,可曾认为有何人能够站出来承担这个担子?” 唐绍仪反问道:“秀盛心中可有总理之人选?” 王茂如笑道:“倒是有几个人,只是威望不足,且我一人之言而已,实在太过草率,还请岳父大人见教。” “你且说来听听。”唐绍仪看到他仿佛心中已经有了人选了,便笑着说道。总统提名总理,王茂如竞选成功之后选择任何人都是他自己的问题,当然这个总理如果太过软弱被十二部欺负,如果太过强硬和王茂如的性格抵触,威望不足压不住十二部官员们。纵观周边人选,能数的出来的寥寥无几。 王茂如笑着说:“司法总长周道泰,外交总长陆徵祥,财政总长方宏信。”还有一个人他没有说,故意留着看唐绍仪的反应。 唐绍仪倒是迎着他的话笑道:“三个人都才华横溢,着实不错,实在难以选择啊。” 王茂如笑道:“岳父大人,您不能光挑好的说,我希望看到的是他们的不足之处。” 唐绍仪苦笑了一下,这王茂如非要自己做坏人了,便仔细思考起来,顾了许久才说道:“周道泰性格急躁,陆徵祥性格软弱,方宏信威望不足,非要从中选择一个和你搭档,我倒是认为陆徵祥最为合适。” 王茂如听到唐绍仪的评价之后,站起来踱步思考一番,唐绍仪也没有打扰,在一旁喝了几口茶水,王茂如这才说道:“周道泰刚正不阿,对我的话言听计从,宛如当代版的魏征。陆徵祥虽然性格软弱,但是谦和有礼,勤勉工作,鞠躬尽瘁。方宏信担任财政总长一年半以来,将财政部打理的井井有条,中国经济复苏多赖他的支持,将来政府改革还需要他出大力气才行。只是如岳父所言,这三人优点缺点都很明显。” 唐绍仪道:“你的性格刚毅,便是做事也一定走到头,做到最好。若是三人之中选择,周道泰和你搭档恐怕你们会经常争吵,纵然他心中并没有故意作对的意思。方宏信还是需要时间和政绩来提升他的威望和名声,贸然提拔,恐怕会遭人非议任人唯亲。陆徵祥倒只能是唯一适合的人了,他能容得下你的倔强和脾气,却因几次外交冲突,为各国所不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