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总理备选人是……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总理备选人是……

唐绍仪无奈之余揶揄地笑了一下,这女婿王茂如非要自己做坏人了,便仔细思考起来过了许久才说道:“若说缺点倒也有几分,周道泰性格急躁刚烈,陆徵祥软弱退让,方宏信却是资历威望不足,非要从中选择一个和你搭档,我倒是认为陆徵祥最为合适了。” 王茂如听到唐绍仪的评价之后,站起来踱步思考一番,唐绍仪也没有打扰,在一旁喝了几口茶水,王茂如这才笑着说道:“岳父言之有理,周道泰刚正不阿,对我的话却不是言听计从,宛如民国版的魏征,却是我的极好助手,只是我打不得骂不得呀。陆徵祥虽然性格软弱,但是谦和有礼勤勉工作,可为鞠躬尽瘁任劳任怨。方宏信担任财政总长一年半以来,将财政部打理的井井有条,中国经济复苏多赖他的支持,将来政府改革还需要他出大力气才行。只是如岳父所言,这三人优点缺点都很明显,以至于还有一周便总统竞选,我也难以抉择出来提名总理之人选。” 唐绍仪像是安慰地说道:“秀盛,你的性子刚毅执着,便是做事也一定走到头做到最好。人家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你倒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若是三人之中选择,周道泰和你搭档恐怕你们会经常争吵,纵然他心中并没有故意作对的意思,所以你尽管对他信赖有加却不敢重用。” 王茂如笑着点了点头道:“岳父所言甚是。” 唐绍仪又道:“方宏信还是需要时间和政绩来提升他的威望和名声,贸然提拔。恐怕会遭人非议任人唯近。此人在政府之中的确能力颇强,但他担任财政总长仅仅一年半的时间,而且是从民间财阀董事启用。已经惹人非议了。你若是用了他,他也是压不住政府之中的声音,便是他发号施令,也行不通指令。到时候你用了他,和不用他一样,都要你亲自来做事,岂不两边得罪?” 王茂如道:“然也。” 唐绍仪斟酌道:“陆徵祥倒只能是唯一适合的人了。他能容得下你的倔强和脾气,却因几次外交冲突,为各国所不喜啊。你若是真重用他。也必然会和几家外国惹下不快,尤其是北方邻居苏俄帝国。你刚开始做总统,也不宜给自己树敌太多啊。” 王茂如若有所思地笑着点头,缓缓地说道:“容我思考左右。”又问道:“岳父大人。除了这几个人之外。您可有推荐人选?” 唐绍仪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便只是道:“一切都由你做主,我只是参谋一下而已,所谓幕僚幕僚,便是只作建议不做主意,你这只小狐狸肯定心里有数,我又何必浪费精力。我人老了。就不费这脑筋了。” 王茂如顿时笑而不语。 对于政府未来的构成,王茂如自然是考虑许久。首先民国的中国是一个四不像的国家。此时的中国既不是君主制国家,又不是君主立宪制的国家,既不是总理共和制国家,还不是总统共和制国家。事实上,中国在近代走了很多弯路,也走了很多错路。大清帝国证明了君主立宪制和君主制的不成功,而关于总理制和总统制的讨论,则是从民国开始就有。 所谓总理制是国会权力最大,选举中国会之中的多数派享有最高权力,可以任免总理,政府官员,立法,行政,总之就是一切权利归议会中的多数派。而总统制的议会仅仅是一个监督单位,多数派决定了总统人选,但政府组成将由总统决定,总统享有最高权力。 起初孙立文为了跟袁世凯最斗争,强烈要求总理制,后来他做了总统,陡然发现自己被自己约束了,于是又推广总统制。而各方权利斗争之中,中国的政体呈现四不像的趋势。总理唐绍仪对美国的政府制度极为崇拜,所以他担任总理的时候,并没有和总统孙立文进行争权。这也多亏了是唐绍仪,换做另一个人中国早就再次产生府院之争了。 次日早上起来王茂如又与唐绍仪聊起政治制度的问题,唐绍仪问起王茂如如何看待中国的政府制度,王茂如思考许久忽然说道:“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走前人走过的道路呢?” “秀盛,你是什么意思?”唐绍仪喝着咖啡问。 王茂如道:“不管是总统制还是总理制,都是西方人为了让自己的国家稳定而创立的一种制度。但是我们是东方人,中华古国几千年文明,何必拘泥于西方的政府组成形式?如果我做总统,将重新创造一种新的模式,东方总统制度。” “何为东方总统制?”唐绍仪惊讶道。 王茂如笑道:“这也是我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我认为不管是总统制或者总理制,都存在着不足之处,并且对于中国而言,被百姓所不能理解。中国有多少百姓字都不认识一个,岂能认识到总统和总理的区别?我认为,应该创设一个制度,让中国百姓能够接受认可,并且相对公平。国会的存在是有必要的,国会是民众对法律公正的一种期待。但是民众即对法律期待,却又不尊重法律,钻法律空子,这不能不说实在是一种笑话。我认为,正确的选举制度,应该是相互制衡的。政府行政系统,军事暴力系统和国会监督机构应该三权分立。我知道岳父你崇拜美国的行政体系,可是美国的行政体系在中国也有先天性的不足,即美国的民主宣传已经根深蒂固,美国的建立就是由一户户移民创建,在美国没有贵族,没有宗嗣,他们更加平等。而中国人骨子里是强权制度,如果一味的效仿美国,则会出现第二个洪宪皇帝,毕竟美国式的总统制之中,总统的权力非常大。” “秀盛,你准备创立一种什么样子的东方式总统制度呢?”唐绍仪依旧问道。 王茂如叹了口气,摇头苦笑道:“到现在为止,我只能说在路上,不能说找到了完美的制度。也许没有一种制度是完美的,就像是没有一种文化、一种法律是完美的一样。一切的一切我们都在摸着石头过河,走错了,也许会伤到自己,但是不走,永远禁锢不前。岳父大人,我希望您不要会广东老家,留下来,做我的幕僚团首席,帮助我完善东方式总统制度,并且监督我。” “监督你?”唐绍仪惊讶道。 王茂如点了点头,说:“我不能保证,在没有人提醒我的时候,我会不会因为权力的滔天和骄傲的膨胀,导致我不再冷静,从而做出自认为利国利民实际上却误国误民的错事来啊。” 唐绍仪思考起来,王茂如能够有如此的觉悟,说明他是一个冷静的人,并且有这非常之容人之量。过了许久唐绍仪道:“我留下来,试一试吧。” 王茂如笑了起来,唐绍仪留下,能够留住很多老臣子的心,他不是一个卸磨杀驴的主,这一届政府有很多人都替王茂如背了黑锅。例如唐绍仪和陆徵祥,王茂如做强硬派赢得民心,唐绍仪和陆徵祥做主和派缓解中外矛盾,给政府辗转余地。所以说,两人是王茂如的成功取得现在的功臣,甚至可以说,这两人的贡献不低于军队。 之所以昨晚唐绍仪推荐三人之中的陆徵祥作为总理,用意有两个,第一个就是陆徵祥是一直都是主和派政客,王茂如当政之后对外政策必然会逐渐强硬,此时陆徵祥就是那个可以做缓和的人选。其次就是陆徵祥替王茂如背了很多黑锅,王茂如应该给这些背黑锅的人一个说法。 但是王茂如思考许久之后,认为陆徵祥做总理并不是一个明智的人选,这个人是纵然有贡献,并且是主和派,但是他有一个非常大的弱点,就是他并没有党派关系,他是一个人在战斗,一个人在战斗…… 陆徵祥做总理,和王茂如倒是能够想出融洽了,但是对复兴党和青促会来的官员肯定指挥不动,王茂如选拔一个总理却成了摆设了。选择一个能够指挥得动其他人,对自己又言听计从,身在青促会和复兴党之中,在与外国交涉之中能够有这足够经验的人——答案呼之欲出——顾维钧!也只有顾维钧才符合这些要求,同样顾维钧也是唐绍仪的女婿,唐绍仪自然是不好意思在他面前推荐顾维钧了,弄得一门家天下了。 可实际上,王茂如倒是不介意这些,顾维钧,就是他了。 中午临行之前他找到唐绍仪,首先将自己不认可三人的原因讲解一通,然后说起顾维钧来,唐绍仪惊讶道:“少川的身份……怕是不妥,而且年龄也轻了一些,他才三十六岁,比你还小两岁,恐怕经验不足啊。” 王茂如笑道:“岳父不必顾虑良多,举贤不避亲,且如今顾少川已经和南阳爪哇首富、蔗糖大王之女再婚,与我亲属关系淡化许多。所谓举贤不避亲,何苦因为一点点怀疑就将秀贤束之高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