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众美瓜分王茂如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众美瓜分王茂如

既然王茂如已经下定决心了,唐绍仪笑道那便如你所言之吧,并且下午便开始为辞职大总理做准备工作。 王茂如一家人走后,自美国哈弗大学的校友,也是美国的社会研究学家埃尔维斯.达伦特登门拜访唐绍仪。唐绍仪见到老同学自然极为高兴,两人年纪相仿,尽管在校时候并不相互认识,倒是达伦特对唐绍仪他们这一伙儿中国人认识较多,说你们中国人的橄榄球虽然人不强壮却灵活坚强韧性十足,唐绍仪笑道当初若非自己身体瘦弱也参加华人橄榄球队了,最终只好在场边加油助威。 达伦特笑说当初那些场上拼搏的却是不如你这场下指挥的成就之大,两任中国大总理,何等荣耀之至,那一届包括美国人在内的同学之中,却都不如你的成就。 唐绍仪笑着谦逊说自己乃是幸运而已,便又问起达伦特此番中国之行的目的来。 达伦特便开始向他推荐自己的观点,即两极世界争霸论的观点,他认为将来世界上一定会出现两强争霸的局面,他认为应该是东西方并列相互竞争相互促进。他认为这个西方国家却不是美国,而是英国或者德国,而东方国家原本他认为是日本,但是现在看来中国更加有这个希望。 只是他的观点有些被人认为异想天开而已,此番前往中国,达伦特一来看老同学并且来到神秘的东方古国旅游,二来向中国政府推荐自己的观点。希望在此取得一番佳绩,以待回到美国之后竞选众议员,三来也是看看王茂如这位东方雄狮。到底是否如描述之中的一般是中国几百年一出的豪杰。 而王茂如带着宝琪三人回到了燕京大街99号,当天晚上终于如愿和宝琪共度缠绵。话说小别胜新婚,一相融,总把激情来放纵。以至于王茂如也没想到自己几近四十岁的年纪还能燃烧如此之多的激情来,可为几度炊烟了。 当然,宝琪倒也是迎合得很,在唐家晾晒了他两天。见他总是对自己满是激情,已经两个孩子的母亲的她这才满意得很。女人总是希望男人宠爱的,王茂如又一次趁机让宝琪住在这里。宝琪便问孩子们愿不愿意留在北京,两个孩子想了想,说要是能和爸爸在一起便是愿意。王茂如见她其实心中有意只是抹不开脸面,现在有孩子做台阶。立即派人前往沈阳。将沈阳秀公馆的一切都搬到尚武将军府来,近十年终于第一次和宝琪住在一起生活了。 自然,对于唐宝琪的到来,家里的几个女人明显持不同的态度,大夫人乌兰图雅很是欢迎,二夫人玉琢夫人甚为不高兴,玉蝉夫人仍然是一副风轻云淡事不关己的态度,智雅挺着肚子却表示支持。还希望宝琪能够给王佳添丁进口。少夫人美咲撇撇嘴省着闷气,此番倒是和玉琢夫人组成了吃醋联盟来。也难怪他吃醋,王茂如本来在家最是宠她,宝琪来了,反倒是天天在宝琪房间里了。恰巧此时七夫人朱淞筠回来了,给王茂如生过儿子王宗宝(安德烈王子)的塔季扬娜公主也住在隔壁,便也凑过来。 几个夫人都在家,便面对宝琪一回家,王茂如便独宠与她,商讨起来。自然是二夫人玉琢发起的,大夫人乌兰图雅实际暗中默许之,七个正牌夫人和一个情人塔娜公主商议,如何分配王茂如的问题。决定便是按照夫人次序来,每月一号十一号二十一号三十一号,便须得陪大夫人,大夫人不同意才可由王茂如自行选择其他夫人陪他,二号便陪二夫人,依次推之,三号陪着玉琢,四号陪着大肚子的智雅,五号陪着宝琪,由于六夫人吴秋月亡故,便由和她们相处极好的塔季扬娜代替,七号陪着朱淞筠,八号陪着美咲,九号和十号便是王茂如休息自己选择的日子。众女人拟定好了之后,还签字画押,不得违反,于是一起找到了王茂如。 王茂如拿着女人们对自己的瓜分计划苦笑不已,这些女人真是跟自己久了,也懂得综合联合签署约定来保卫自己权利了,怎么把自己也瓜分了? 看着众夫人们或者眨眼使坏、或撅嘴嗔怪、或急切催促、或贝齿咬唇焦急的表情,王茂如只好求饶说:“可否不签?” “自然不行的。”玉琢立即掐着腰说道,王茂如已经一个月没有入她闺房了,自然这一个月也是有原因的,王茂如竞争总统大选,自然也就陪着众夫人们的时间少了许多。玉琢倒是一个性子急切的人,有什么就说什么,王茂如也拿她没法子。几个女人尽管有小脾气,却都是一心一意待他,相夫教子持家守业,谁也不曾有什么是非丑闻,不似其他妻妾众多的人家,夫人一多独守空房便勾搭起了小厮胡混——段祺瑞便是如此气歪了鼻子。既然夫人们品德贤良,王茂如自然也不敢折损夫人们的颜面,每个女人都是极好——就是分不过来而已。 玉琢爱吃醋争锋,又是家里的管事,她一说不好,其他夫人便看起热闹来,美咲更是支持她跃跃欲试,王茂如哭笑不得地看美咲居然和玉琢成了联盟,将来家里还真是鸡犬不宁咯。 万般无奈之下,王茂如只好签署了这份“不平等条约”,由得夫人们瓜分自己的夜间就寝权。而今天便是27日,恰逢朱淞筠夫人回来,今晚便陪得她了。 晚间睡觉之时,朱淞筠娇笑不已,说这样一来以后每到七号便回家就行,平日就在开滦煤矿那里工作罢了。 王茂如苦笑说:“你也跟她们胡闹起来?” 朱淞筠立即说道:“如何是胡闹,谁让你娶这么多老婆,这能怪谁呢。这样也好面对每个人都公平,乌兰图雅是长夫人,沾了一点便宜大家也不会说什么。再说,你要是不喜欢我等,年轻的时候何必招惹我们,娶了我们便得公平对待。你看我们又不是没有人要的身份,嫁给你便是图的你尊重我们,爱惜我们,若是受了委屈,大家都不待见与你,你可开心?” 王茂如连说:“夫人教训极是,教训极是。”朱淞筠却也是小别胜新婚,从开滦煤矿处理一堆事情归来,当晚也要王茂如与她行周公之礼,王茂如着实难得休息一夜啊。 一番之后,朱淞筠沉沉睡去,王茂如倒是躺在床头睡不着觉。点找了一根香烟左右思想起来,大叹此举不妥,为何不妥呢? 王茂如这些夫人们都是虎狼之年,又十天才能与王茂如相聚一次,可谓是久旱逢甘露嘛,而他王茂如却是夜夜耕耘,这样一来——岂不是要如明朝皇帝一般早亡?怪只能怪自己,年轻时候只顾风流快乐,年纪大了却无法收场了,感慨说若是能够年轻十岁,自己一定不会如此风流放纵了。 次日一早起来,王茂如便叫来冯尹彬,让他帮自己找到强身健体之道士,教授自己强身之术,否则自己却是身体难安。冯尹彬自然是答应了,南下寻道去了,不过心中却笑个不停,心说老师终于吃亏在了风流之上了。所谓成也是它败也是它,幸好自己早就看穿红颜本质,娶妻只娶一个便好。而后夫人圈子里有好事者打听,便将王茂如家中春闺之事传了出来,夫人们与丈夫床底之时说起,惹得众官员们也以此为戒了。 原本众人羡煞王茂如坐拥美人如玉,左拥右抱,乃天下最为幸运之奇男子,可是一想到若真是如此,须得夜夜笙箫——却不是幸福,而是灾难了。于是众人警戒不已,便是娶妻也只是娶上一个,或者纳妾,宁可风流几分,也不学王茂如留情娶进门,以免自己如他一般“不幸”。 冯尹彬走后,王茂如原本电话约顾维钧前来,没想到顾维钧却主动拜访了他。不过顾维钧却不是来谈政治的,让王茂如意外的是他居然是来谈生意的。可是顾维钧又不做生意,王茂如奇怪他怎么和自己谈生意,顾维钧这才不好意思地说原来是他的岳父,南洋的糖王黄仲涵来到北京了,希望见到王茂如,和王茂如说起生意之事来。对于自己的新岳丈,顾维钧倒是很不好意思向王茂如说起。 王茂如笑说我现在便有时间,你们立即过来吧,下午还要与一伙儿东北来的豪客代表谈论关外奇闻。顾维钧随后与岳父黄仲涵说起立即拜访王茂如,黄仲涵惊喜不已,赶紧收拾了一番,一家人以亲友身份抵达王茂如尚武将军府前来拜访。 黄家家族庞大,在南洋宗族众多,黄仲涵又是其中翘楚代表,这番抵达中国先是在福建拜访福建莆田黄氏宗祠,然后才乘船抵达上海。由于上海与北京每日都有飞艇来往,黄仲涵倒是猎奇乘坐飞艇来到北京。乘坐飞艇从上海到北京,只用了三天而已,比坐火车还快了一周,很是让黄仲涵啧啧称奇。